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電影>熱點(diǎn)推薦

電影成為中國文化國際傳播新力量

時(shí)間:2023年06月21日 來(lái)源:《光明日報》 作者:黃雯 黃湛清
0
從“走出去”到“走進(jìn)去”
 電影成為中國文化國際傳播新力量

  【文藝觀(guān)潮】 

  《流浪地球2》已在幾十個(gè)國家和地區與觀(guān)眾見(jiàn)面,海外票房超過(guò)1億元。該片還在聯(lián)合國和平利用外空委員會(huì )第66屆會(huì )議邊會(huì )暨“《流浪地球2》走進(jìn)聯(lián)合國”活動(dòng)中亮相,引發(fā)強烈反響。電影《無(wú)名》獲得海外觀(guān)眾好評,有影迷評價(jià)說(shuō),該片將忠誠、犧牲等宏大主題,以一種既獨特又感人的方式呈現出來(lái),創(chuàng )造出一種既有趣又發(fā)人深省的體驗。近年來(lái),中國電影在海外市場(chǎng)捷報頻傳。

  與以前功夫片、武俠片容易受到海外受眾追捧不同,如今越來(lái)越多主旋律電影走上國際舞臺,登陸外國主流院線(xiàn)或國際電影節展,輻射更廣闊的觀(guān)影群體,提高中國電影的“可見(jiàn)性”,還為構建中國敘事體系和話(huà)語(yǔ)體系做出有益嘗試,實(shí)現了“把自己的故事講給自家人聽(tīng)”向“把我們的故事講給全世界聽(tīng)”的轉變,讓海外受眾看懂其所講述的中國故事、理解其中蘊含的中國文化、認同其所表現的中國智慧,引領(lǐng)中國電影從“走出去”向“走進(jìn)去”躍遷,成為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的重要力量。

  1.通過(guò)類(lèi)型創(chuàng )新,不斷提高與世界對話(huà)的能力 

  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觀(guān)眾審美取向和價(jià)值觀(guān)念存在很大差異。但精彩的故事講述和精致的視聽(tīng)呈現,應該是海內外觀(guān)眾共同期待的內容要素。盤(pán)點(diǎn)在海外引發(fā)關(guān)注的主旋律電影,大都以自覺(jué)的類(lèi)型意識創(chuàng )新敘事手法,將主流價(jià)值觀(guān)具體化為一個(gè)個(gè)富有感染力和親和力的中國故事,貼近海外受眾的觀(guān)看習慣。

  《長(cháng)空之王》將軍事題材與動(dòng)作、冒險等類(lèi)型元素疊加,以千鈞一發(fā)的危機感、命懸一線(xiàn)的緊張感,令觀(guān)眾深感震撼,從而對試飛員的工作產(chǎn)生更加深刻的理解;《萬(wàn)里歸途》則用災難片的開(kāi)局、公路片的結構、動(dòng)作片的橋段組織劇情,讓觀(guān)眾的心情隨著(zhù)片中外交官們的境遇上下起伏;《鋼鐵意志》將諜戰、愛(ài)情類(lèi)型的創(chuàng )作意識融入對中國共產(chǎn)黨人團結帶領(lǐng)廣大工人階級為新中國鋼鐵事業(yè)發(fā)展作出突出貢獻的講述中,使影片熱血又深情;還有“我和我的”系列三部曲將嚴肅宏闊的命題嫁接到喜劇、科幻、懸疑等類(lèi)型上,使海外觀(guān)眾獲得多重觀(guān)賞體驗。

  類(lèi)型創(chuàng )作是被世界各國電影創(chuàng )作者和觀(guān)眾廣泛接納的經(jīng)典敘事方法。成熟的電影類(lèi)型是由有辨別度的形式風(fēng)格、清晰完整的劇情結構、因果分明的敘事邏輯等相對穩定的敘事元素交織而成的復雜結構系統。這種敘事慣例能精準對應某類(lèi)受眾的觀(guān)賞期待,達到可預期的傳播效果,成為跨文化交流的通用藝術(shù)語(yǔ)言。而不同類(lèi)型的創(chuàng )新融合,又能提供多樣化的審美愉悅,滿(mǎn)足觀(guān)眾多樣化的觀(guān)賞口味。因此,創(chuàng )作者對類(lèi)型創(chuàng )作的嫻熟使用以及對多種類(lèi)型元素的靈活運用,將主流價(jià)值的傳播訴求、類(lèi)型美學(xué)的創(chuàng )新訴求、觀(guān)影邏輯的商業(yè)訴求有機結合,在中國文化傳播中發(fā)揮事半功倍的效果。

  2.在不同文化語(yǔ)境中尋找契合點(diǎn),表現人類(lèi)共通的情感 

  主旋律電影要想在海外市場(chǎng)實(shí)現有效傳播,僅僅靠表現形式的創(chuàng )新拓展遠遠不夠,更要在故事內容和價(jià)值理念上贏(yíng)得海外受眾的認同。于是,近年來(lái)的主旋律電影創(chuàng )作者有意識地采用共情的藝術(shù)手段,通過(guò)對社會(huì )群體中存在的廣泛情感進(jìn)行精準提煉、藝術(shù)加工,引發(fā)海內外觀(guān)眾的心靈共鳴,增強作品的藝術(shù)感染力。

  很多創(chuàng )作者選擇從家庭概念出發(fā),以溫暖又明亮、勵志又雋永的親情故事,撫慰人心,引發(fā)思考,激發(fā)人們前進(jìn)的動(dòng)力。比如,影片《奇跡·笨小孩》將親情設置為推動(dòng)情節的關(guān)鍵元素與價(jià)值動(dòng)因——主人公景浩創(chuàng )業(yè)時(shí)拼盡全力,不斷突破自身局限,不是要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而是為湊錢(qián)給年幼的妹妹治病。從這個(gè)角度切入,“奇跡”不再是一個(gè)遙遠而偉大的概念,而是化為平凡人面對生活的種種不凡之舉。在道德情感的烘托中,海外觀(guān)眾對“笨小孩”面對逆境始終堅守的品質(zhì),有了更深層的理解。《萬(wàn)里歸途》則在“旅程”與“歸家”的文化母體之下,表現戰亂對家園的破壞以及歸家之艱難,自然生動(dòng)地詮釋期盼團圓、渴望和平的主流價(jià)值理念。

  人的喜怒哀樂(lè )、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奮斗成長(cháng)等議題無(wú)關(guān)時(shí)代背景、國籍地域,始終藏在每個(gè)人心底的最柔軟處。這些內容能夠跨越民族、國家、文化的障礙,引發(fā)海內外觀(guān)眾的共情。因此,主旋律電影要突破文化差異造成的傳播壁壘,可以在海內外受眾中尋找情感的最大公約數,凝聚廣泛的情感共識。

  3.從中國智慧到世界話(huà)題,在海外受眾心中樹(shù)立負責任大國形象 

  在找到海外觀(guān)眾普遍接受的敘事模式基礎上,要進(jìn)一步激發(fā)海外受眾的觀(guān)影興趣,使他們主動(dòng)買(mǎi)票進(jìn)入電影院觀(guān)看主旋律電影,還應研究他們的觀(guān)影心理、思維方式,思考如何將作品與他們的現實(shí)生活、所思所想、觀(guān)影訴求關(guān)聯(lián)起來(lái)。伴隨中國社會(huì )經(jīng)濟的高速發(fā)展和綜合國力的穩步提升,海外受眾對中國產(chǎn)生了濃厚興趣。不論是飛速發(fā)展的高新科技、現代工業(yè),還是層出不窮的發(fā)明創(chuàng )造、藝術(shù)成果,他們好奇高速發(fā)展的中國到底是什么樣子,普通中國人的生活又是怎樣的狀況。

  比如,《我和我的祖國》選取新中國發(fā)展歷程中七個(gè)重要的時(shí)間節點(diǎn),從幾個(gè)身處不同工作崗位、不同年齡階段的普通人視角切入,表現新中國成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中國女排奧運會(huì )奪冠、香港回歸祖國等重大事件和經(jīng)典時(shí)刻,感受普通中國人追求美好生活的不懈努力。《平凡英雄》將社會(huì )各界合力救治新疆斷臂小男孩的故事搬上大銀幕,表現“平凡英雄”們在這場(chǎng)生命接力過(guò)程中的愛(ài)心傳遞、守望相助。這些真實(shí)鮮活的個(gè)體形象在面對困難和挑戰時(shí)迸發(fā)出強大的勇氣與智慧,讓眾多海外觀(guān)眾感受中國人積極進(jìn)取的精神面貌。

  跨文化語(yǔ)境下的電影創(chuàng )作還應從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的一般規律和共同福祉出發(fā),深入挖掘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深厚積淀和中國式現代化的成功實(shí)踐,努力構建具有共同價(jià)值基礎、能被廣泛接受的敘事體系和話(huà)語(yǔ)體系,實(shí)現從中國故事向世界話(huà)題的轉換。例如《流浪地球》系列立足于人類(lèi)共同面對的突發(fā)災難、環(huán)境污染等共性問(wèn)題,不僅表現中國積極參與全球重大事件,并同各國一道為解決問(wèn)題做出努力,還基于中國歷史文化與中國現代實(shí)踐,對這些世界性難題貢獻具有中國智慧的解決方法,從而在海外受眾心中樹(shù)立起負責任大國的國家形象。

  總之,一批主旋律電影作品受到海外受眾的歡迎,讓人們看到了這種電影類(lèi)型在突破外國人對中國固有的認知局限,營(yíng)造有利的外部輿論環(huán)境方面發(fā)揮的積極作用。所以,電影人在創(chuàng )作主旋律作品時(shí)應融入更多國際視野,探索更多融通中外的新敘事、新表達,展示更加真實(shí)、立體、全面的中國形象。在持續努力之下,更多優(yōu)秀主旋律電影將走出國門(mén),在國際舞臺煥發(fā)光彩,使中國文化走進(jìn)海外受眾的心里。

  (作者:黃雯 黃湛清,分別系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大學(xué)副教授、安徽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安徽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本文配圖均為資料圖片 

(編輯:張金菊)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