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熱點(diǎn)

國脈千里 棹歌依舊——“運載千秋——新時(shí)代大運河重要考古成果展”走筆

時(shí)間:2024年06月18日 來(lái)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健 蘇雁

 

觀(guān)眾在觀(guān)看隋煬帝墓出土文物。記者李健攝/光明圖片

  【帶你一起看大展】

  一條大運河,半部華夏史。中國大運河是人類(lèi)文明史上開(kāi)鑿最早、規模最大、里程最長(cháng)、使用時(shí)間最久的一條運河。

  2024年是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chǎn)名錄十周年。日前,匯集了240余件(套)最新考古發(fā)掘文物的“運載千秋——新時(shí)代大運河重要考古成果展”正在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舉辦。展覽整合大運河沿線(xiàn)8省(市)24家文博考古機構資源,呈現具有代表性的36項新時(shí)代大運河重要考古發(fā)現,全景式展現新時(shí)代大運河重要的考古成果與遺址保護展示所取得的成就。

跨越古今,再現歷史

  中國大運河由隋唐大運河、京杭大運河、浙東運河三部分組成。斗轉星移,很多運河故道和歷史遺跡已埋于地下。隨著(zhù)一處處遺址的發(fā)現、一件件文物的出土,歷史的面紗被緩緩揭開(kāi)。

  展廳入口處,在一塊不規整的“閘”字石塊上,字跡已經(jīng)有些模糊,上面還有一些鐵銹痕跡,刻錄下歷史的印記。淮安板閘由平江伯陳瑄于明永樂(lè )十四年(1416年)所設,位于淮河和京杭大運河的交匯點(diǎn),在明清大運河運轉中發(fā)揮著(zhù)重要節點(diǎn)作用。

  板閘遺址考古發(fā)掘讓這座木板襯底的水閘遺址重見(jiàn)天日,也讓“居兩淮之咽喉,貫淮揚之通衢”的板閘鎮重新走進(jìn)人們的視野,豐富了運河沿岸的文化遺產(chǎn)內涵,成為明清兩代大運河淮安段發(fā)展的重要歷史見(jiàn)證。

  開(kāi)封是一座因運河而生的城市,在北宋時(shí)期尤其繁榮發(fā)達。州橋是開(kāi)封城中軸線(xiàn)御街與大運河汴河段交匯處上的標志性建筑,也是開(kāi)封最繁華的中心商業(yè)區,《清明上河圖》曾經(jīng)記錄下這里百貨輻輳的熱鬧景象。

  作為2022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fā)現,開(kāi)封州橋及附近汴河遺址考古發(fā)掘發(fā)現河道、水工設施、橋梁、道路、神廟等各類(lèi)遺存遺跡117處,出土各類(lèi)文物標本6萬(wàn)余件,首次完整揭露出了唐宋至明清開(kāi)封城內的汴河形態(tài),展示了汴河開(kāi)封段的發(fā)展演變過(guò)程,填補了中國大運河開(kāi)封段遺產(chǎn)的空白,為研究中國大運河及其變遷史提供了考古實(shí)證。

  從紹興亭山遺址到北京白浮泉遺址,從山東濟寧河道總督署遺址到天津十四倉遺址……千百年的運河故道露出真容,一幅大運河流淌其中的古代中國社會(huì )生活圖卷呈現在人們面前。

溝通南北,文化交融

  展廳內,有一些顏色發(fā)黑的粟米看起來(lái)并不起眼。然而,這些來(lái)自一千多年前洛陽(yáng)含嘉倉的炭化粟,有機質(zhì)成分超過(guò)了50%。

  ——糧食歷經(jīng)千年仍不腐壞,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2016年,一塊隋代回洛倉中的刻銘磚向人們道出了糧倉的秘密。這塊銘文磚呈方形,正面陰刻銘文10行,每行三至十七字不等,共計110多字,詳細記載了倉窖位置、儲糧來(lái)源、品種、數量、時(shí)間以及管理人員的官職和姓名。

  一整套標準化的建造、管理、運行倉窖的制度是國家治理能力的重要體現。洛陽(yáng)城專(zhuān)門(mén)建造了大型國家儲糧中心,城內有面積達43萬(wàn)平方米的含嘉倉,城外是擁有700余座倉窖的回洛倉。回洛倉是隋代大運河沿線(xiàn)重要的糧倉,是隋唐時(shí)期中國南北漕運發(fā)達的見(jiàn)證。

  展廳內,一個(gè)八棱瓷凈瓶吸引了不少觀(guān)眾的目光。走近細看,竟然是鼎鼎大名的秘色瓷。唐代詩(shī)人陸龜蒙在《秘色瓷器》中這樣描寫(xiě):“九秋風(fēng)露越窯開(kāi),奪得千峰翠色來(lái)。”秘色瓷是晚唐五代至北宋初年越窯為皇宮燒造的精品瓷器,此前一直被考古界視為千古之謎。

  2015年至2017年,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窯址的發(fā)掘,解開(kāi)了這個(gè)千古謎題。揚州中國大運河博物館典藏征集部主任、文博研究館員劉勤介紹,該窯址出土的秘色瓷產(chǎn)品與唐代法門(mén)寺地宮以及五代吳越國錢(qián)氏家族墓中出土的秘色瓷在器型、胎釉特征上十分接近,考古實(shí)證了秘色瓷產(chǎn)地在上林湖。在這里燒制好的秘色瓷通過(guò)運河運送到中原,供皇家享用。

  大運河促進(jìn)了地域文化交流融匯,助推了中華文明傳承發(fā)展。

聯(lián)結中外,運通四海

  展廳中,一個(gè)白釉綠彩大盆尤其引人注目,這種色調輕柔淡雅的瓷器曾一度遠銷(xiāo)海外。

  黃泗浦遺址是唐宋時(shí)期長(cháng)江入海口南岸一個(gè)規模較大的集鎮港口。2008年至2018年十年間,考古人員先后對黃泗浦進(jìn)行了六次考古發(fā)掘,發(fā)現了唐宋河道、房址、水井、灰坑等遺跡,出土了大量來(lái)自全國各地窯口的瓷器,見(jiàn)證了千年前黃泗浦“出江大口”的盛況。

  唐代高僧鑒真第六次東渡日本就是從這里啟航的。他成功抵達日本,開(kāi)啟了中日文化交流的新篇章。不計其數的旅行家、使者、客商等來(lái)到中國。大運河銜接、延伸了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既是溝通中外經(jīng)濟的橋梁,也是連接東西的文明紐帶。

  “大運河的考古延伸了歷史軸線(xiàn),豐富了歷史內涵,活化了歷史場(chǎng)景,為大運河文化遺產(chǎn)的保護和傳承打下了非常堅實(shí)的基礎。作為博物館來(lái)說(shuō),我們更應該依托新時(shí)代以來(lái)的大運河考古成果,深入挖掘文物所蘊含的文化精髓和時(shí)代價(jià)值,奏響當代的運河之歌。”中國大運河博物館館長(cháng)鄭晶說(shuō)。

  據悉,展覽將持續至8月14日。

(編輯:陳佳麗)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