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聯(lián)工作平臺>文藝維權>維權專(zhuān)題

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行業(yè)盜版之痛亟待解決

時(shí)間:2020年05月06日 來(lái)源:中國知識產(chǎn)權報 作者:姜 旭
0
  如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已成為最重要的IP改編源頭,但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行業(yè)卻屢遭侵權盜版之苦。
  近日,廣州知識產(chǎn)權法院對上海玄霆娛樂(lè )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chēng)玄霆公司)訴廣州神馬移動(dòng)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chēng)神馬公司)與廣州阿里巴巴文學(xué)信息技術(shù)有限公司(下稱(chēng)阿里文學(xué))侵犯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作出終審判決,認定神馬公司未經(jīng)玄霆公司許可,通過(guò)其運營(yíng)的神馬搜索引擎向用戶(hù)提供作品的行為,侵犯了玄霆公司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阿里文學(xué)通過(guò)其運營(yíng)的書(shū)旗小說(shuō)手機客戶(hù)端與神馬搜索深度合作,為被訴侵權作品提供相關(guān)服務(wù)的行為構成共同侵權。目前,二被告已停止被訴侵權行為,并履行了賠償義務(wù)。
  據了解,該案認定了客戶(hù)端平臺與搜索引擎共同侵權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從可查閱到的公開(kāi)判決來(lái)看,這在涉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糾紛案中并不多見(jiàn)。該案判決不僅對法院審理類(lèi)似案件具有參考意義,更有效打擊了業(yè)界假借“避風(fēng)港原則”實(shí)施知識產(chǎn)權侵權的不法行為,能更好地促進(jìn)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市場(chǎng)的健康發(fā)展。
  熱門(mén)作品引發(fā)訴訟
  玄霆公司是《三重血歌》《校花的貼身高手》等作品的著(zhù)作權人(以下統稱(chēng)涉案作品)。2016年,玄霆公司發(fā)現,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在登錄書(shū)旗小說(shuō)手機客戶(hù)端后,通過(guò)客戶(hù)端內的神馬搜索可在線(xiàn)閱讀涉案作品,并可以通過(guò)“緩存全本”的形式將包括涉案小說(shuō)在內的大量作品下載到手機進(jìn)行離線(xiàn)閱讀。玄霆公司認為二公司的行為涉嫌侵犯了玄霆公司對涉案作品享有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在進(jìn)行公證取證后,玄霆公司將二公司起訴至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下稱(chēng)天河法院)。
  庭審中,阿里文學(xué)與神馬公司否認侵權,并以“避風(fēng)港原則”等理由進(jìn)行了抗辯。神馬公司辯稱(chēng),神馬搜索僅提供搜索、鏈接和轉碼服務(wù),僅提供技術(shù),不提供作品內容,不構成直接侵權;阿里文學(xué)則認為,書(shū)旗小說(shuō)手機客戶(hù)端內嵌的神馬搜素本質(zhì)上類(lèi)似于瀏覽器內嵌搜索框服務(wù),作品提供行為與阿里文學(xué)無(wú)關(guān)聯(lián),阿里文學(xué)不構成侵權。
  天河法院經(jīng)審理認為,玄霆公司對涉案作品享有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涉案作品在神馬搜索中可正常閱讀,在點(diǎn)擊涉案作品中所標注的第三方網(wǎng)址跳轉后,跳轉頁(yè)面網(wǎng)址與標注的來(lái)源網(wǎng)址不一致,且頁(yè)面或顯示出錯,或顯示該小說(shuō)不存在,或跳轉頁(yè)面并非該小說(shuō)閱讀界面,這與搜索、鏈接、實(shí)時(shí)轉碼、系統緩存的技術(shù)特征不符。此外,神馬公司未提供相反證據證明涉案作品存儲在第三方服務(wù)器上。因此,神馬搜索未經(jīng)玄霆公司許可,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向用戶(hù)提供涉案作品的行為構成對玄霆公司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的侵犯。
  在阿里文學(xué)是否構成共同侵權問(wèn)題上,天河法院認為,在主觀(guān)方面,書(shū)旗小說(shuō)APP內嵌唯一的搜索引擎神馬搜索引擎,阿里文學(xué)對該引擎如何向用戶(hù)提供涉案作品的在線(xiàn)閱讀和下載,主觀(guān)上應為明知或應知,應認定二者存在共同的意思聯(lián)絡(luò );從客觀(guān)方面看,首先,書(shū)旗小說(shuō)APP直接向用戶(hù)提供小說(shuō)在線(xiàn)閱讀,并可以根據用戶(hù)選擇跳轉第三方服務(wù)的鏈接服務(wù)神馬搜索,搜索結果顯示“神馬小說(shuō)”字樣,可見(jiàn)二者有深入合作;其次,書(shū)旗小說(shuō)APP使用神馬搜索拓寬了用戶(hù)來(lái)源,提高了訪(fǎng)問(wèn)量,阿里文學(xué)因此而分享利益。據此,阿里文學(xué)構成共同侵權。
  一審判決后,神馬公司與阿里文學(xué)不服,上訴至廣州知識產(chǎn)權法院,該院經(jīng)審理后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原判。
  版權保護亟待加強
  記者在采訪(fǎng)中了解到,上述案例僅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行業(yè)面臨侵權盜版困擾的冰山一角。據艾瑞咨詢(xún)剛剛發(fā)布的最新調研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總體盜版損失規模雖然比2018年下降3.3%,但仍高達56.4億元。其中,移動(dòng)端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盜版損失規模達到39.3億元,比2018年上升10.4%,呈現出明顯的反彈跡象,這迫切需要相關(guān)企業(yè)和權利主體保持高度警惕性,堅決防止侵權盜版行為出現死灰復燃的勢頭。在業(yè)內人士看來(lái),這就需要權利人積極維權,共同推動(dòng)行業(yè)正版化進(jìn)程。
  據玄霆公司代理人、北京市京悅律師事務(wù)所合伙人劉麗彩介紹,權利人在遭遇侵權盜版時(shí),應制定嚴謹和詳盡可行的維權策略,準備完整的證據鏈條。比如,在證據保全上,團隊就深度固定了書(shū)旗小說(shuō)APP和神馬搜索的提供行為,向法院清晰展示了這些技術(shù)與神馬搜索所稱(chēng)的“搜索、鏈接、實(shí)時(shí)轉碼、系統緩存技術(shù)”特征不符,也深度展示了書(shū)旗小說(shuō)與神馬搜索之間深度合作的技術(shù)細節,并得到法院的認可。此外,在該案中,針對二被告提出適用技術(shù)中立的“避風(fēng)港原則”、否認實(shí)施涉案作品的“提供”行為的主張,團隊提供了清晰、完備、周延的證據鏈條,而二被告不能提供相反證據證明“涉案作品存儲在第三方服務(wù)器上”,法院據此認定侵權內容來(lái)源于二被告的服務(wù)器,其不適用“避風(fēng)港原則”。
  事實(shí)上,除聘請律師進(jìn)行訴訟維權外,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平臺在推動(dòng)行業(yè)正版化進(jìn)程中更是責無(wú)旁貸。作為國內最大的中文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平臺,閱文集團飽受網(wǎng)絡(luò )侵權盜版之困。據閱文集團法務(wù)總監朱睿龍介紹,為提升維權效率,閱文集團近年來(lái)不斷加大監測投入,每年處理侵權案件近2000起,僅2019年就發(fā)起民事訴訟1500余起,下架侵權盜版鏈接近2000萬(wàn)條。其中,閱文集團參與的多起打擊網(wǎng)絡(luò )侵權案件入選各級監察機關(guān)和各級法院評選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典型案例。如經(jīng)閱文集團舉報關(guān)停的頭部盜版網(wǎng)站“筆趣閣”侵權案入選“2019年度江蘇省打擊侵權盜版十大案件”;玄霆公司訴愛(ài)奇藝等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入選“2019年江蘇法院知識產(chǎn)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在該案中法院終審認定 “鬼吹燈”標識構成知名商品特有名稱(chēng)。
  “當前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行業(yè)正版化依然任重道遠,但在國家層面的指導和支持下,通過(guò)平臺堅持不懈的維權努力和整個(gè)行業(yè)的共同努力,相信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版權保護工作還將攻堅克難,再上新臺階。”朱睿龍在采訪(fǎng)中表示。
  記者就該案多次聯(lián)系二被告及其代理律師,截至發(fā)稿時(shí),尚未收到對方回復。
(編輯:秦蘭珺)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