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聯(lián)工作平臺>文藝維權

版權保護:你沒(méi)注意的問(wèn)題,可能是大問(wèn)題!

時(shí)間:2020年07月13日 來(lái)源:中國文藝網(wǎng)微信公眾號 作者:
0

  近年來(lái),隨著(zhù)文化產(chǎn)業(yè)的快速發(fā)展,涉文化產(chǎn)業(yè)知識產(chǎn)權糾紛也呈現逐年上升趨勢。

  比如北京朝陽(yáng)法院調研發(fā)現,近5年受理的涉文化產(chǎn)業(yè)知識產(chǎn)權糾紛案件中,合同類(lèi)糾紛占比達48.3%,其中內容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類(lèi)別占比最高,達60.3%,涉訴合同糾紛包括委托創(chuàng )作合同糾紛、著(zhù)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著(zhù)作權轉讓合同糾紛等多種類(lèi)型。

  內容生產(chǎn)是文化產(chǎn)業(yè)的核心,知識產(chǎn)權成果流轉日漸頻繁,對于文化、文藝類(lèi)產(chǎn)品、作品的版權保護日益重要。以下整理了三件案例,事情似乎不大,卻提醒我們要時(shí)刻提起版權保護意識,避免糾紛的產(chǎn)生。

  案例一

  ——————————————————————

  原告:優(yōu)酷信息技術(shù)(北京)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

  訴由:侵害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

  案情回顧

  原告:被告未經(jīng)許可擅自提供涉案電影純音頻的播放和下載服務(wù)侵害原告享有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

  原告訴稱(chēng),原告享有影片《我不是藥神》的獨占性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

  被告網(wǎng)站用戶(hù)將電影《我不是藥神》的純音頻上傳"影視 > 影視剪輯"欄目中,并將標題編輯為"【1080P】我不是藥神影視原聲"。

  原告以被告未經(jīng)許可,擅自提供涉案電影的全部影視原音的播放和下載服務(wù),侵害其享有的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jīng)濟損失300000元和合理費用20000元

  被告:電影純音頻無(wú)法構成實(shí)質(zhì)性替代被告無(wú)應知明知情形不構成幫助侵權。

  被告辯稱(chēng),對于只有電影原聲的音頻,由于缺乏必要的畫(huà)面,沒(méi)有實(shí)質(zhì)性地體現出作品的完整表達方式、作者表達出的思想內容及作者在影像方面的獨特構思;使用的形式和內容非常有限,沒(méi)有對著(zhù)作權人的利益構成實(shí)質(zhì)損害。而且對于被告來(lái)說(shuō),這樣的音頻很難被發(fā)現是一部作品而給予高度注意。

  此外,被告系信息網(wǎng)絡(luò )存儲空間服務(wù)提供者,涉案音頻系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上傳,被告不存在應知或明知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利用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侵害他人著(zhù)作權的情形,不構成幫助侵權,沒(méi)有明顯的過(guò)錯。因此,本案被告不應承擔賠償侵權責任。

  爭議焦點(diǎn)

  渉案音頻是否屬于提供涉案電影的行為?

  涉案音頻是涉案電影作品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重要部分,被訴行為屬于提供涉案電影的行為。對著(zhù)作權法第十條第(十二)項規定的"以有線(xiàn)或者無(wú)線(xiàn)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的行為,不應狹隘地理解為向公眾提供的是完整的作品,因為著(zhù)作權法保護的是獨創(chuàng )性的表達,只要使用了作品具有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部分,均在作品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的控制范圍之內。

  據此判斷,是否存在提供作品的行為,關(guān)鍵需要考察涉案音頻是否使用了涉案電影具有獨創(chuàng )性的表達。電影作品是指攝制在一定介質(zhì)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無(wú)伴音的畫(huà)面組成,并且借助適當裝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傳播的作品。由此,無(wú)論是伴音還是畫(huà)面都是電影作品的有機組成部分,都是可以承載電影作品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重要部分。

  本案中,涉案音頻系涉案電影作品的完整伴音,該伴音是涉案電影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包含了導演、錄音、剪輯等多環(huán)節創(chuàng )作活動(dòng)的成果,屬于涉案電影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重要部分,并非公有領(lǐng)域的創(chuàng )作元素。并且,該伴音包含被固定在電影作品音軌上的口語(yǔ)、音樂(lè )、音效等多種聲音元素,在此均未脫離涉案電影而單獨使用,事實(shí)上仍然是對涉案電影作品進(jìn)行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的一種途徑 。

  此外,渉案音頻提供的完整伴音,迎合了當下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獲取涉案電影的多元化需求,構成對電影作品伴音加畫(huà)面的傳統傳播形式的實(shí)質(zhì)性替代,未經(jīng)許可使用必然會(huì )對涉案電影的利益造成實(shí)質(zhì)性損害。故此,被訴行為落入涉案電影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的控制范圍。

  被告是否構成幫助侵權?

  首先,根據行業(yè)慣例和一般認知,個(gè)人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很難對專(zhuān)業(yè)制作的電影作品獲得相應的權利,權利人一般也不會(huì )允許個(gè)人用戶(hù)將其作品上傳分享到網(wǎng)絡(luò )上,供公眾在線(xiàn)播放觀(guān)看。本案中,涉案音頻系具有極高知名度的涉案電影的完整原聲,且上傳時(shí)間在涉案電影經(jīng)院線(xiàn)上映后還未正式登陸優(yōu)酷網(wǎng)之前,正值涉案電影的熱播期。因此,被告應當知曉涉案音頻為未經(jīng)許可提供。

  其次,被告對其經(jīng)營(yíng)的存儲空間進(jìn)行了分類(lèi)和檢索條件的設置,即便是為了保證正常經(jīng)營(yíng),方便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上傳、瀏覽與觀(guān)看作品,應當同時(shí)承擔相應的注意義務(wù),尤其針對"影視剪輯"這種存在極大侵權風(fēng)險的分類(lèi)設置,更應施以足夠的注意義務(wù),如設置上傳文件大小、時(shí)長(cháng)和標題等限制。然而涉案音頻時(shí)長(cháng)近兩小時(shí),不僅標題中包含了涉案電影的完整名稱(chēng),而且位于涉案電影名稱(chēng)搜索結果的第一位。因此無(wú)論是從時(shí)長(cháng)、標題還是所在位置來(lái)看,涉案視頻應能被明顯感知。顯然,被告應當能知曉涉案音頻在其網(wǎng)站傳播,未盡到相應注意義務(wù)。

  綜上,被告應當知曉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利用其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侵害原告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的行為,構成幫助侵權。

  一審判決結果

  寬娛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優(yōu)酷公司經(jīng)濟損失60000元和合理開(kāi)支5000元。

  典型意義

  當前市場(chǎng)為了迎合用戶(hù)的多元化觀(guān)影需求,通過(guò)不同的方式向用戶(hù)提供電影欣賞服務(wù)。但是對于電影作品著(zhù)作權的保護,并不會(huì )因為其提供內容方式的不同而降低。

  本案判決明確指出,電影音頻屬于電影獨創(chuàng )性表達的重要部分,提供全片音頻仍是使用電影的一種形式,他人在使用前必須得到權利人的授權,否則將承擔侵權后果。

  案例二

  ——————————————————————

  原告:麒麟童公司

  被告:斗魚(yú)公司

  訴由:侵犯麒麟童公司對歌曲依法享有的詞曲著(zhù)作權的表演權、其他權利等著(zhù)作權

圖為某場(chǎng)網(wǎng)絡(luò )直播現場(chǎng) 圖片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案情回顧

  原告:直播間中演唱歌曲侵犯其表演權和其他權利

  原告麒麟童公司主張,其合法取得了歌曲《小跳蛙》在全世界范圍內的著(zhù)作財產(chǎn)權,而在未獲得其授權、許可,未支付任何使用費的前提下,12名主播59次在被告斗魚(yú)公司運營(yíng)的直播間中演唱《小跳蛙》,嚴重侵犯了麒麟童公司對歌曲依法享有的詞曲著(zhù)作權的表演權、其他權利等著(zhù)作權。故訴至法院,要求判令賠償麒麟童公司經(jīng)濟損失11.8萬(wàn)元和律師費1.2萬(wàn)元。

  被告:斗魚(yú)平臺僅提供中立的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不構成侵權

  被告斗魚(yú)公司辯稱(chēng),非斗魚(yú)平臺取證的直播視頻,不能推定在斗魚(yú)直播間產(chǎn)生;斗魚(yú)公司并非涉案行為的實(shí)施主體,僅提供中立的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不參與直播的策劃與安排,也未對直播視頻進(jìn)行推薦與編輯;斗魚(yú)平臺協(xié)議約定其對產(chǎn)生的直播視頻享有所有權,是協(xié)議轉讓行為,受讓人不應對權利轉讓前的主播行為負責。

  爭議焦點(diǎn)

  其他平臺取證的直播視頻,載有“斗魚(yú)”水印,是否能推知直播行為產(chǎn)生于斗魚(yú)直播間?

  在民事訴訟中,負有舉證責任的一方當事人需舉證到高度蓋然性的程度即可,民事事實(shí)的證明標準不苛求達到排除一切合理懷疑的程度。

  本案中,考慮到直播行為的具體性質(zhì),不同于一般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行為,往往具有隨意性和瞬時(shí)性,權利人難以預見(jiàn),亦難以瞬間捕捉并保存相關(guān)證據。

  根據現有取證技術(shù)和能力,僅能通過(guò)事后的錄像視頻,回顧事發(fā)當時(shí)的直播情況。而根據前述證據及畫(huà)面呈現內容,按照正常的直播制作過(guò)程和傳播路徑可推知,上述視頻形成于斗魚(yú)網(wǎng)站直播間的事實(shí)具有高度可能性。

  被告反駁的理由雖存在可能性,但均非一般合理情況下的通常狀態(tài),在此種情況下,應由被告就上述反常的使用行為進(jìn)行舉證。

  目前被告未就存在上述非正常行為及可能存在的行為人、其曾就上述行為尋求救濟等事實(shí)進(jìn)行舉證或進(jìn)行合理說(shuō)明,故被告關(guān)于存在非正常使用行為的假設的反駁意見(jiàn),不足以推翻上述待證事實(shí)存在的高度可能性。故法院認定涉案網(wǎng)絡(luò )主播曾在斗魚(yú)網(wǎng)站直播間中對涉案歌曲進(jìn)行相關(guān)表演的事實(shí)。

  主播在直播過(guò)程中未經(jīng)權利人許可演唱歌曲的行為,是侵犯表演權還是其他權利?

  直播即直接播送,是一種向公眾直接提供內容的實(shí)時(shí)傳播行為。本案中,被控侵權行為系在直播間中表演并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進(jìn)行公開(kāi)播送的行為,在直播的基礎上,還體現了對歌曲作品的表演。目前主要存在表演權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著(zhù)作權法》第十條第(十七)項規定的其他權利兩種意見(jiàn)。

  表演權與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權、廣播權等均屬于并列的著(zhù)作財產(chǎn)權類(lèi)型,區分各項權利類(lèi)型的關(guān)鍵,取決于傳播運用的途徑和技術(shù)手段,并非重在是否進(jìn)行了演繹。表演權控制的是以“活體表演”或“機械表演”形式進(jìn)行公開(kāi)傳播的行為,而非只要對作品進(jìn)行了表演就一定落入表演權的控制范圍。

  有觀(guān)點(diǎn)認為,觀(guān)眾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以隔著(zhù)屏幕的方式實(shí)現了與表演者的互動(dòng)交流,使得網(wǎng)絡(luò )直播行為實(shí)現了“現場(chǎng)表演”所要求的公開(kāi)性和現場(chǎng)性。

  對此,法院認為,雖以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實(shí)質(zhì)呈現效果來(lái)決定權利類(lèi)型的方式,能更好地順應網(wǎng)絡(luò )時(shí)代下新興傳播技術(shù)不斷革新的發(fā)展趨勢,不至于使得法律因技術(shù)的迭代而產(chǎn)生滯后性,但我國現有著(zhù)作權法律體系已包含了對具體傳播技術(shù)的考量,例如,對“幻燈片”“放映機”“有線(xiàn)”“無(wú)線(xiàn)”等各種技術(shù)手段和傳播渠道均進(jìn)行了具體的規定。在此種情況下,如果推翻現有立法體系,僅以實(shí)質(zhì)呈現效果而不以傳播途徑進(jìn)行考量,對表演權的解釋作出例外的劃歸,將導致著(zhù)作權中并列的多項權利類(lèi)型發(fā)生重疊,造成體系的混亂。

  涉案傳播途徑的關(guān)鍵在于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公開(kāi)直播,應與定時(shí)播放、實(shí)時(shí)轉播等其他網(wǎng)絡(luò )直播行為在權利劃歸上保持一致,故法院認定,在直播間中表演并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進(jìn)行公開(kāi)播送的行為,應納入著(zhù)作權法第十條第(十七)項規定的其他權利的控制范圍。

  被告是否實(shí)施了侵權行為,是否應為承擔責任的主體?

  本案中,根據直播技術(shù)原理,由作為“推流端”的主播運用斗魚(yú)網(wǎng)站直播工具向服務(wù)器上傳視頻數據流。可見(jiàn),網(wǎng)絡(luò )直播技術(shù)與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技術(shù)存在相通之處,存在直接實(shí)施上傳作品至服務(wù)器的行為人和網(wǎng)絡(luò )直播技術(shù)服務(wù)提供者的區分。法院分別從直接侵權與共同侵權兩個(gè)層面予以評述。

  但本案中,涉案直播網(wǎng)站中存在大量通過(guò)提供游戲解說(shuō)、歌唱演藝等服務(wù)獲取打賞的主播,他們作為直播網(wǎng)站推流端的用戶(hù),較普通網(wǎng)站用戶(hù)具有更強的營(yíng)利性,或者在某些情況下,他們直接是商業(yè)化運營(yíng)主體,是一種無(wú)形商品的服務(wù)提供者。在侵權認定過(guò)程中,應考慮到本案網(wǎng)絡(luò )直播商業(yè)模式的特殊性。

  就是否屬于直接侵權,法院認為,生成直播視頻、推送視頻流至服務(wù)器,并予以實(shí)時(shí)公開(kāi)傳播的行為主體是主播,也即,主播是涉案直播行為的直接實(shí)施者,被告僅為網(wǎng)絡(luò )直播技術(shù)服務(wù)提供者。目前尚無(wú)證據表明被告參與了涉案直播的策劃與安排,或在涉案直播過(guò)程中,對主播的時(shí)間安排、內容選取等直播行為進(jìn)行了特殊干預。因此,此種情況下,被告并不構成對權利人著(zhù)作權的直接侵犯。

  就是否屬于共同侵權,法院認為,第一,根據被告網(wǎng)站經(jīng)營(yíng)情況看,與一般網(wǎng)絡(luò )用戶(hù)進(jìn)行分享交流的信息存儲空間服務(wù)網(wǎng)站不同,被告網(wǎng)站主播作為推流端的用戶(hù),主要通過(guò)提供游戲解說(shuō)、演藝歌唱等服務(wù)獲取打賞進(jìn)而營(yíng)利,其服務(wù)必然涉及對相關(guān)游戲資源和歌曲資源等的利用,具有較高的引發(fā)侵權的可能性。

  第二,根據本案已查明的事實(shí),凡在斗魚(yú)直播平臺上進(jìn)行直播的主播,均需與被告簽訂《斗魚(yú)直播協(xié)議》,約定被告享有主播在其平臺直播期間產(chǎn)生的所有成果的知識產(chǎn)權等相關(guān)權益,或按照修改后的版本,享有排他性的授權許可。可見(jiàn),被告就主播的直播行為獲取了針對內容的直接經(jīng)濟利益,應負有更高的注意義務(wù)。

  第三,被告提供的服務(wù)為網(wǎng)絡(luò )直播服務(wù)。網(wǎng)絡(luò )直播具有瞬時(shí)性和隨機性,面對海量的直播視頻,平臺對網(wǎng)絡(luò )直播行為的信息進(jìn)行管理確存在一定難度。但直播服務(wù)信息難以管理的同時(shí),又體現出其服務(wù)的營(yíng)利性質(zhì),海量用戶(hù)的存在還會(huì )帶來(lái)對應的影響和收益。被告應具備相匹配的信息管理能力,并采取相應的預防侵權措施。例如,被告可通過(guò)協(xié)議方式增強主播版權意識,幫助主播對直播內容所需的視聽(tīng)資源預先取得一攬子授權等方式避免侵權發(fā)生。

  綜上,雖被告通過(guò)平臺指引的方式公布了預防侵權的措施和侵權投訴的渠道,但對于瞬時(shí)發(fā)生的直播侵權行為,事后侵權投訴難以發(fā)揮制止侵權的作用。被告在應當意識到涉案直播行為存在構成侵權較大可能性的情況下,未采取與其獲益相匹配的預防侵權措施,對涉案侵權行為主觀(guān)上屬于應知,構成侵權,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一審判決結果

  被告斗魚(yú)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曰起7曰內賠償原告麒麟童公司經(jīng)濟損失37400元和律師費支出12000元;駁回原告麒麟童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例三

  ——————————————————————

  原告:某詩(shī)詞作者

  被告:祁某與某電商公司

  訴由:著(zhù)作權

涉案十字回文詩(shī)《等》

涉案紫砂壺圖片

  案情回顧

  2015年,原告創(chuàng )作了十字回文詩(shī)《等》,即“茶人等雪落天華素滿(mǎn)家”,并依法享有該作品的著(zhù)作權。該詩(shī)曾被陸續發(fā)表到微博、鳳凰網(wǎng)江蘇頻道等網(wǎng)站,也被收錄進(jìn)百度百科詞條中。2017年7月,原告創(chuàng )作的《文化監理、優(yōu)化與創(chuàng )意》一書(shū)中對該詩(shī)進(jìn)行了詳細介紹。

  原告發(fā)現,被告祁某將該詩(shī)句刻在其妻子制作的紫砂壺上,并由另一被告某電商公司進(jìn)行銷(xiāo)售。該某電商公司還在其運營(yíng)的公眾號上對載有涉案詩(shī)文的紫砂壺進(jìn)行圖文介紹,亦未為原告署名。原告認為二被告侵犯其享有的著(zhù)作權,請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向原告公開(kāi)道歉;判令二被告共同賠償原告經(jīng)濟損失68000元并共同負擔原告為制止侵權支付的合理開(kāi)支4680元以及訴訟費;公開(kāi)銷(xiāo)毀庫存所有涉嫌侵權的紫砂壺。

  爭議焦點(diǎn)

  仿古回文詩(shī)是否構成作品?

  文字作品是指小說(shuō)、詩(shī)詞、散文、論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現的作品。回文詩(shī)是我國古典詩(shī)歌中一種較為獨特的體裁,在創(chuàng )作手法上,突出繼承了詩(shī)反復詠嘆的藝術(shù)特色,能夠產(chǎn)生強烈的回環(huán)又疊詠的藝術(shù)效果。

  該案中,原告利用回文詩(shī)的體裁創(chuàng )作出涉案作品“茶人等雪落天華素滿(mǎn)家”,雖然僅有十字,遠少于七言絕句所需的字數,但在原告的精心構思、編排下,可以將該詩(shī)句讀成28字的七言絕句,即“茶人等雪落天華,雪落天華素滿(mǎn)家,家滿(mǎn)素華天落雪,華天落雪等人茶。”原告利用短小精湛的十字七絕回文詩(shī),向人們展示出茶、雪、天華等意象,采取的是一種獨特、有趣的創(chuàng )作手法,較好地將茶與中華傳統文化結合在一起,創(chuàng )造出茶禪合一的意境,創(chuàng )意難度比較大,具有較高的藝術(shù)價(jià)值,應屬于文字作品。

  祁某與電商公司是否構成侵權?

  除法律規定的情形外,他人未經(jīng)許可不得復制、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向公眾傳播涉案作品。被告祁某未經(jīng)許可將涉案作品刻繪在紫砂壺上用作裝飾,并通過(guò)某電商公司對公眾銷(xiāo)售紫砂壺,亦未給原告署名,已構成侵權。某電商公司與祁某合作,通過(guò)經(jīng)營(yíng)的網(wǎng)店等方式銷(xiāo)售刻繪有涉案作品的紫砂壺外,還在其運營(yíng)的微信公眾號等方式對涉案紫砂壺等產(chǎn)品及相關(guān)茶文化進(jìn)行宣傳,使相關(guān)公眾可在選定的時(shí)間、地點(diǎn)獲得涉案作品,亦構成侵權。

  二被告應當承擔何種侵權責任?

  實(shí)施侵權行為,應當根據具體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原告要求二被告公開(kāi)正式道歉,二被告均予以認可,法院不持異議。雙方對紫砂壺銷(xiāo)售數量存在爭議,原告主張應當在相關(guān)銷(xiāo)售頁(yè)面顯示的數量基礎上適當增加,二被告不予認可,表示應當按照實(shí)際的銷(xiāo)售數量進(jìn)行計算。

  被告祁某將涉案作品銘刻在紫砂壺上,作品的藝術(shù)性與紫砂壺本身的特性相得益彰,必然帶來(lái)紫砂壺銷(xiāo)量的增加,相關(guān)網(wǎng)站上顯示的銷(xiāo)售數量系被告某電商公司自行標注,在二被告未提交進(jìn)一步的證據證明銷(xiāo)售數量的情況下,不宜僅依據上述數量認定侵權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數量。但制作、銷(xiāo)售紫砂壺并進(jìn)行宣傳亦需一定的成本,紫砂壺本身亦有一定的價(jià)值,故將侵權產(chǎn)品所有銷(xiāo)售收入數額作為計算二被告獲利的依據亦過(guò)于嚴苛。

  綜上,應當根據二被告的過(guò)錯、侵權情節等因素對賠償數額酌情予以認定,原告要求賠償數額過(guò)高,對過(guò)高的部分不予支持。

  法院審理認定

  原告對涉案詩(shī)文享有著(zhù)作權,被告祁某在茶壺上刻字時(shí)雖然誤將涉案詩(shī)文當做古人創(chuàng )作的詩(shī)詞,但其未經(jīng)許可將涉案作品刻繪在紫砂壺上用作裝飾,并通過(guò)某電商公司向公眾銷(xiāo)售和宣傳,未給原告署名,已構成著(zhù)作權侵權。故認定二被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綜述

  ——————————————————————

  以上案例均為近期審理案件,案件所訴問(wèn)題均是不太引人注意的版權領(lǐng)域,由此可見(jiàn),文藝作品原創(chuàng )內容均具有版權屬性,在使用任何素材時(shí)都要考慮是否合法使用。

  原創(chuàng )內容的保護即是對文藝工作者創(chuàng )作積極性與創(chuàng )作收益的有力保障,只有對原創(chuàng )內容版權真正予以重視,做好版權落實(shí)工作,才能讓版權濫用問(wèn)題得到正視與解決。

(編輯:魏康奇)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