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聯(lián)工作平臺>文藝維權

多人販售盜版電子書(shū)被判刑

時(shí)間:2020年03月30日 來(lái)源:中國知識產(chǎn)權報 作者:姜旭
0
  近日,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法院(下稱(chēng)椒江法院)一審審結了該省首例販賣(mài)盜版電子書(shū)的侵犯著(zhù)作權罪案件。該案中,多名被告人以營(yíng)利為目的,未經(jīng)著(zhù)作權人許可,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向公眾傳播他人作品2896冊,其行為構成侵犯著(zhù)作權罪。椒江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廖某祥等4人有期徒刑一年三個(gè)月至三年三個(gè)月不等;判決被告人高某、周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gè)月、一年五個(gè)月,緩刑兩年。目前,該案一審判決已生效。
  信息技術(shù)的發(fā)展帶來(lái)了閱讀習慣的改變,如今購買(mǎi)和閱讀電子書(shū)的用戶(hù)越來(lái)越多,版權問(wèn)題也日益凸顯。在司法實(shí)踐中,涉及電子書(shū)的著(zhù)作權侵權案件屢見(jiàn)不鮮,這其中既有著(zhù)作權侵權民事案件,也有犯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刑事案件。那么,二者的界限在哪里,各有哪些特點(diǎn)?在遭遇著(zhù)作權侵權時(shí),權利人該以何種方式進(jìn)行維權?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量刑標準又是什么?對此,記者采訪(fǎng)了業(yè)內人士。
  銷(xiāo)售盜版依法擔責
  2017年6月,被告人廖某祥使用高某提供的域名,注冊了一個(gè)名為“Kindle閱讀愛(ài)好者”的微信公眾號。之后,其自行架設服務(wù)器,并購買(mǎi)了一套電子書(shū)推送系統。在未取得著(zhù)作權人許可的情況下,廖某祥通過(guò)淘寶網(wǎng)購買(mǎi)、網(wǎng)絡(luò )下載等方式取得電子書(shū)籍后,陸續向服務(wù)器添加,以實(shí)現向公眾號會(huì )員推送電子書(shū)籍的目的。截至案發(fā)時(shí),上述公眾號注冊有2362名會(huì )員,廖某祥銷(xiāo)售會(huì )員賬號得款9.63萬(wàn)余元。經(jīng)鑒定,上述可推送會(huì )員閱讀的電子書(shū)籍侵犯了浙江大學(xué)出版社、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等57家出版單位2896冊圖書(shū)的著(zhù)作權。
  2017年10月,楊某彬加入到販賣(mài)盜版電子書(shū)的行列,其注冊了“Kindle電子書(shū)同步推”“Kindle電子書(shū)同步推送服務(wù)”等微信公眾號,并將廖某祥提供及自行下載的未經(jīng)授權許可的電子書(shū)提供給1000多個(gè)注冊會(huì )員下載閱讀。至案發(fā),楊某彬共獲利6萬(wàn)余元。
  2018年10月,各被告人被抓獲。隨后,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對各被告以侵犯著(zhù)作權罪為由向椒江法院提起公訴。庭審中,各被告對法院審理過(guò)程沒(méi)有異議。椒江法院經(jīng)審理后作出上述判決。
  兩種救濟各具特點(diǎn)
  在上述案件中,相關(guān)當事人的著(zhù)作權侵權行為構成了犯罪,最終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那么,著(zhù)作權民事侵權與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界限在哪里?在遭遇著(zhù)作權侵權時(shí),權利人如何進(jìn)行救濟?
  對此,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周俊武在接受中國知識產(chǎn)權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介紹,我國著(zhù)作權法是一部民事法律,普通的著(zhù)作權侵權指的就是侵權行為人侵犯了著(zhù)作權人的著(zhù)作權這一民事權利。當侵權行為構成犯罪時(shí),應該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在區分著(zhù)作權民事侵權和侵犯著(zhù)作權罪時(shí),需要注意行為人在主觀(guān)上是否以營(yíng)利為目的,在客觀(guān)上是否實(shí)行了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犯罪行為,在違法所得數額和情節嚴重程度上是否已觸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guān)于辦理侵犯知識產(chǎn)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等相關(guān)司法解釋規定的紅線(xiàn)。同時(shí),也要注意該行為是否構成著(zhù)作權法規定的合理使用以及作品是否仍在著(zhù)作權保護期以?xún)鹊取!熬唧w到出售盜版電子書(shū)行為,根據著(zhù)作權法相關(guān)規定,其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要判斷該行為是否夠成犯罪,就要看行為人是否具有營(yíng)利目的。這里的營(yíng)利目的不僅指的是通常理解的電子書(shū)付費購買(mǎi),也應包括以會(huì )員制方式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傳播他人作品、收取會(huì )員費的方式。”周俊武解釋。
  如果著(zhù)作權侵權行為構成犯罪,量刑標準是什么?周俊武介紹,一是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有其他嚴重情節;二是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或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其中,違法所得數額的“較大”“巨大”,情節嚴重程度的“嚴重”“特別嚴重”,根據刑法規定的4種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行為的不同,在相關(guān)司法解釋中有不同的認定標準。具體到出售盜版電子書(shū)這種犯罪行為,該案中的行為人通過(guò)信息網(wǎng)絡(luò )以會(huì )員制方式傳播盜版電子書(shū),擁有注冊會(huì )員2362名,非法經(jīng)營(yíng)數額超過(guò)5萬(wàn)元,落入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第一種量刑范圍,可以依法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或單處罰金。如果注冊會(huì )員在5000人以上,非法經(jīng)營(yíng)數額超過(guò)25萬(wàn)元或傳播作品數量超過(guò)2500件,作品點(diǎn)擊數達到25萬(wàn)次以上,則落入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第二種量刑范圍。
  那么,權利人如何進(jìn)行救濟?周俊武表示,一般情況下,刑事訴訟是由國家公訴機關(guān)也就是人民檢察院提起。但是,此類(lèi)刑事案件也可以由被害人自己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即自訴案件。當人民檢察院沒(méi)有提起公訴時(shí),侵犯著(zhù)作權罪的被害人有證據證明犯罪事實(shí)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訴。“對于著(zhù)作權人來(lái)說(shuō),當自己的著(zhù)作權被侵犯時(shí),提起民事訴訟或刑事訴訟的不同效果在于,在民事訴訟中如果勝訴,侵權行為人將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而在刑事訴訟中如果勝訴,侵權行為人則要承擔拘役、有期徒刑等自由刑以及罰金刑等刑事責任。”周俊武介紹。
  不過(guò),周俊武指出,在司法實(shí)踐中,如果著(zhù)作權人選擇提起刑事訴訟,可能會(huì )遇到舉證難、獲賠難等問(wèn)題。比如,在舉證難問(wèn)題上,當著(zhù)作權人作為自訴人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訴訟時(shí),需要提供能夠證明犯罪的基本證據,但是著(zhù)作權人作為普通公民,缺乏國家機關(guān)的調查手段、能力和權力,難以舉證證明違法所得數額。此外,著(zhù)作權人通過(guò)可獲得的證據所證明的違法所得數額可能沒(méi)有達到構成刑事犯罪的標準等。在獲賠難問(wèn)題上,根據刑法相關(guān)規定,犯罪分子的違法所得會(huì )予以追繳或責令退賠。但是在實(shí)踐中,責令退賠一般適用于盜竊罪、詐騙罪等直接的侵犯財產(chǎn)權益的犯罪,而在侵犯著(zhù)作權罪中,犯罪分子的違法所得是基于著(zhù)作權人的知識產(chǎn)權所得,難以直接確定退賠金額。因此,絕大部分的知識產(chǎn)權犯罪案件,犯罪分子的違法所得都是予以沒(méi)收,上繳國庫,而民事訴訟的判賠金額相較于刑事訴訟而言更容易被認定。從該角度來(lái)說(shuō),很多著(zhù)作權人會(huì )選擇民事訴訟進(jìn)行維權。
(編輯:秦蘭珺)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