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網(wǎng)絡(luò )文藝>網(wǎng)絡(luò )文藝資訊

虛擬人載中華文化,在元宇宙出海

時(shí)間:2022年11月29日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蔣肖斌
0

  天妤,一個(gè)沉睡千年的“飛天”少女,在神秘空間“元鏡”中被喚醒后,回想起千年前之事。原來(lái),她曾擅自介入人間紛爭,致使洞窟受損、壁畫(huà)脫落。如今蘇醒,她決定重回人間,收集碎片、復原壁畫(huà),讓人們的生活歸于正途、重獲幸福。在收集碎片的過(guò)程中,她經(jīng)歷了一段段故事,體會(huì )到滄海桑田間,文化延綿不絕,而人世間的美好情感也讓她得到成長(cháng)……

  這聽(tīng)上去像一部影視劇、一部動(dòng)漫,或者一個(gè)游戲。事實(shí)上,天妤,是以敦煌飛天為靈感來(lái)源打造的虛擬數字人,她衣袂飄飄,妝造典雅,一出場(chǎng)便驚艷眾人。她的世界承載著(zhù)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而她的旅途將乘著(zhù)科技的東風(fēng)“出海”。

  有人說(shuō),如果將元宇宙比作駛向未來(lái)的飛船,那么虛擬數字人是第一張船票。而在文化領(lǐng)域,虛擬數字人也因其不設限的特質(zhì)而擁有無(wú)限可能。

  “她”從傳統文化中來(lái)

  天妤的世界觀(guān)搭建以中華傳統文化為主要背景,其妝造設計,由天娛數科元夢(mèng)工作室與敦煌服飾文化研究暨創(chuàng )新設計中心合作完成,靈感主要來(lái)源于壁畫(huà)中飛天的形象,還融合了天女、伎樂(lè )人等的服飾特色。

  天娛數科元夢(mèng)工作室總經(jīng)理鄭屹呈說(shuō),現在虛擬數字人很多,但被大家記住的其實(shí)不多,而能被持續認知的就更少了,“有的是這一陣很火,或者說(shuō)‘出道即巔峰’,但要持續輸出有難度”。

  如何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首先,顏值很重要。

  鄭屹呈介紹,天妤的發(fā)型設計是“雙環(huán)望仙髻”,簪花是用金、銀、銅等金屬材料制成多種樣式的金鈿;頭上戴的嵌松石花釵、珍珠流蘇花鈿等飾品,是在史料基礎上,參考唐代出土文物設計而成;妝容上使用的黛眉、斜紅、蓮花形花鈿、桃花妝容,則是還原了新疆吐魯番阿斯塔那墓出土的唐代女俑妝容……

  顏值在線(xiàn)后,天妤的人設也必須立住,于是就創(chuàng )造了開(kāi)頭所講述的那個(gè)故事。在這樣一條主線(xiàn)情節下,天妤形成了一面端莊溫和、一面恣意灑脫的性格,而她尋找碎片途中的經(jīng)歷,則可以承載各類(lèi)傳統文化元素。

  比如,不同的故事情境會(huì )搭配不同的妝容。天妤的仿妝一度成為短視頻平臺熱點(diǎn),由她發(fā)布的“鳳凰妝”視頻,觀(guān)看人數達6000萬(wàn)人次。這些低門(mén)檻、高趣味的互動(dòng),也讓天妤有了親和力。

  自4月上線(xiàn)以來(lái),以天妤收集壁畫(huà)碎片為故事線(xiàn)索的《千壁尋蹤》系列短劇及番外,已累計更新內容30條,同時(shí),天妤在全網(wǎng)已擁有500余萬(wàn)粉絲,視頻播放量超過(guò)3億。在海外,天妤在TikTok等多個(gè)海外平臺上線(xiàn)后,粉絲量已突破10萬(wàn),播放量超過(guò)120萬(wàn)。“天妤仿妝”還引起了海外美妝達人的競相模仿。

  就這樣,天妤婷婷裊裊地從中華傳統文化中走來(lái),作為一個(gè)虛擬數字人,她將傳統之美與科技之美融合,也開(kāi)啟了傳統文化通向元宇宙、通聯(lián)海外的一扇門(mén)。

  有“人設”,更要有“文化人設”

  現在,除了短視頻平臺,我們可以在各種場(chǎng)合看到天妤的身影:北京地鐵1號線(xiàn)多個(gè)地鐵站的心理健康宣傳海報、《倩女幽魂》手游、智能汽車(chē)及國潮美妝的跨界聯(lián)動(dòng)……

  鄭屹呈認為,和真人相比,虛擬數字人可以完成常態(tài)條件下真人完成不了的創(chuàng )意。比如,拍攝一個(gè)在賽博朋克風(fēng)格的壁畫(huà)世界的故事,真人可以加特效,但就會(huì )覺(jué)得違和,而天妤天然屬于那個(gè)世界;再比如,直播電商,虛擬數字人可以從歷史中穿越而來(lái),打個(gè)響指就變裝,這是真人無(wú)法辦到的。

  鄭屹呈坦言,傳統的虛擬數字人目前有兩個(gè)痛點(diǎn):一是在制作方面,成本高、周期長(cháng)、精度差;二是在互動(dòng)方面,無(wú)法實(shí)現超寫(xiě)實(shí)、沉浸式實(shí)時(shí)互動(dòng)。“我們以AI為技術(shù)支點(diǎn),借助面部表情實(shí)時(shí)驅動(dòng)技術(shù)、光線(xiàn)智能追蹤與分布式智能云端渲染等3項輔助智慧功能,實(shí)現了高精度模型在直播中的低延時(shí)與人場(chǎng)高度融合的結合,完成了行業(yè)首個(gè)超400萬(wàn)面高精度模型的實(shí)時(shí)互動(dòng)直播。”

  近日,清華大學(xué)新聞與傳播學(xué)院元宇宙文化實(shí)驗室發(fā)布《元宇宙發(fā)展研究報告3.0版》,其中專(zhuān)為虛擬數字人設有章節。數據顯示,2021年,虛擬數字人核心產(chǎn)業(yè)規模為336億元,年均增長(cháng)率為31%,由此預估,2025年產(chǎn)業(yè)規模為998億元。

  報告指出,生產(chǎn)有價(jià)值的虛擬數字人,應當打造擬人化、故事化的虛擬IP;而挖掘IP價(jià)值和衍生能力的核心在于:自身的人設打造,讓虛擬人富有“生命性”的故事內核,豐富的故事引發(fā)受眾的情感投射,以流行文化解碼年輕潮流,衍生出虛擬人在用戶(hù)心中的“主角光環(huán)”,賦予虛擬人特殊的人格魅力。

  關(guān)于賦予虛擬數字人文化價(jià)值,清華大學(xué)新聞與傳播學(xué)院教授、元宇宙文化實(shí)驗室主任沈陽(yáng)認為:第一,如果是真身復刻某個(gè)文化名人,那么其外表特征、氣質(zhì)、性格等,都應該符合歷史資料的描述;第二,從虛擬數字人的形貌、表情,到所說(shuō)的內容、所處的虛實(shí)相生的環(huán)境,以及與環(huán)境交互產(chǎn)生的一系列情節,都要圍繞其文化人設來(lái)展開(kāi),要有穩定的價(jià)值觀(guān)。

  “她們”來(lái)了

  沈陽(yáng)認為,用虛擬數字人來(lái)做文化推廣,是一種值得嘗試的新手段。“在元宇宙中,屬于不同文明的虛擬數字人,可以實(shí)現跨國界、跨文化的對話(huà),這對實(shí)現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理想非常有幫助。”沈陽(yáng)說(shuō),“從技術(shù)方面,可以繼續提升虛擬數字人的行為骨骼系統,使她(他)通過(guò)舞蹈等肢體行為,實(shí)現跨語(yǔ)言的交流,這是跨文化傳播領(lǐng)域非常值得嘗試的。”

  沈陽(yáng)也指出,目前絕大多數的虛擬數字人還有很多亟待改進(jìn)的地方,比如多輪對話(huà)問(wèn)答、表情動(dòng)作捕捉、靈魂認知系統等。此外,目前虛擬數字人的成本較高,需要通過(guò)技術(shù)進(jìn)步進(jìn)一步降低成本。

  《元宇宙發(fā)展研究報告3.0版》還有一個(gè)有趣的發(fā)現,比如,虛擬數字人的女性占比72%,公眾對于女性虛擬人的心力投入與關(guān)注度明顯高于男性。

  深耕中華傳統文化的天妤,也有“好姐妹”。2022年,虛擬數字人開(kāi)始在文博領(lǐng)域出現,它是她,且是她們。

  今年7月,中國國家博物館首個(gè)虛擬數字人艾雯雯,通過(guò)短視頻和觀(guān)眾見(jiàn)面。“艾”通“AI”、也通“愛(ài)”,“雯”通“文”。艾雯雯擁有一套完整的人設:女,出生于2000年5月4日,身高168厘米,籍貫國博木偶劇場(chǎng),愛(ài)好讀書(shū)、書(shū)法、唱歌、古琴、羽毛球。

  艾雯雯身穿的“新青年”T恤,字樣來(lái)源于國博館藏陳獨秀創(chuàng )辦的《新青年》封面;而另一身漢代少女形象,則參考了“中國古代服飾文化展”中相關(guān)服飾和妝容。青春無(wú)敵的艾雯雯從校園來(lái)到中國國家博物館,走進(jìn)展覽部門(mén)、走進(jìn)藏品庫房、走進(jìn)展廳,逐步進(jìn)入工作角色。在“古代中國”展廳,她與館藏文物產(chǎn)生了神奇感應,由此獲得了“讓文物活起來(lái)”的獨特能力。而觸發(fā)艾雯雯和文物感應的耳釘,創(chuàng )意來(lái)源于國博館藏“海晏河清尊”。

  文夭夭,名字取自《詩(shī)經(jīng)·周南·桃夭》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她梳著(zhù)雙髻丸子頭,化著(zhù)唐代花鈿妝,穿著(zhù)淡雅長(cháng)裙,腰間還系著(zhù)花鳥(niǎo)鏤空香薰球。這樣一個(gè)“國風(fēng)少女”,在今年“5·18國際博物館日”,正式入職中國文物交流中心,被授予“文博虛擬新聞官”的稱(chēng)號。未來(lái),文夭夭將在各大博物館提供講解、導演、直播等服務(wù),還將作為文博界的虛擬宣傳大使,跟隨展覽出海,傳播中華文化。

  元宇宙來(lái)了,“她們”來(lái)了。

(編輯:郝紅霞)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