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化視野>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

作為一種新工程思維的工程生態(tài)思維

時(shí)間:2023年12月06日 來(lái)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秀華
0

  面對環(huán)境污染、生態(tài)惡化等問(wèn)題,必須重新反思、規范人類(lèi)的工程實(shí)踐。為此,怎樣轉換工程思維,應該構建何種工程范式,讓工程所創(chuàng )造的人工世界和人工物有機、和諧地嵌入到生態(tài)系統中去,就成為工程哲學(xué)不得不回答的時(shí)代課題。

  工程與生態(tài)的聯(lián)結:工程生態(tài)思維

  由于工程思維直接影響工程實(shí)踐方式,要擺脫以往機械工程觀(guān)下現代工程所導致的生態(tài)惡化、生存危機等現實(shí)困境,必須改變主客二元對立宰制自然的工程思維。問(wèn)題是究竟怎樣的工程思維方式是恰當的?

  對此,有的學(xué)者把“工程”與“生態(tài)”關(guān)聯(lián)起來(lái),著(zhù)眼于人與自然沖突的緩解而倡導綠色技術(shù)、清潔技術(shù)和新能源利用的“綠色工程”——生態(tài)工程;有的學(xué)者主張改進(jìn)工程建造的環(huán)境,即改進(jìn)工程的經(jīng)濟、政治、社會(huì )與文化的生態(tài),從而來(lái)界說(shuō)“工程生態(tài)”。前者著(zhù)眼于工程的后果是利于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后者立足于工程活動(dòng)過(guò)程探討如何改進(jìn)工程實(shí)踐的環(huán)境。這兩種對“工程生態(tài)”概念的解讀都基于狹義的生態(tài)思維。

  如果把“生態(tài)”作為隱喻,以“廣義生態(tài)”進(jìn)路認識、分析、應對現實(shí)問(wèn)題,這就是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可稱(chēng)為“廣義生態(tài)思維方式”。那么,進(jìn)一步把思維對象聚焦到現實(shí)中的工程活動(dòng),就是“工程生態(tài)思維方式”。其不但邏輯地蘊含上述狹義的“工程生態(tài)”內涵,還是一種新工程思維方式。

  因而,對作為生命體的工程之“工程生態(tài)”的理解,既要以工程為中心——基于工程,從工程的觀(guān)點(diǎn)看“(廣義)生態(tài)”,又要著(zhù)眼于生態(tài),從(廣義)生態(tài)思維或(廣義)生態(tài)視野看“工程”,把“工程”與“(廣義)生態(tài)”內在關(guān)聯(lián)起來(lái),注重二者的交互作用與互動(dòng)互釋關(guān)系,并作為思維方式來(lái)重新詮釋網(wǎng)絡(luò )化、數字化、智能化的工程。與傳統工程思維相比,工程生態(tài)思維要求實(shí)現以下幾個(gè)重要轉變:

  一是從點(diǎn)狀和線(xiàn)性關(guān)系思維方式向網(wǎng)絡(luò )和互動(dòng)思維方式轉變;

  二是從單一個(gè)體思維方式向生態(tài)群落思維和復雜性思維方式轉變;

  三是從機械和機械性思維方式向生命體和生態(tài)系統思維方式轉變;

  四是從靜態(tài)考察的結構性思維向動(dòng)態(tài)的過(guò)程思維方式轉變;

  五是從重視空間生產(chǎn)開(kāi)發(fā)自然的規模量化思維向關(guān)注工程的時(shí)間化和人之生命力顯現的內涵式發(fā)展思維轉變;

  六是從片面關(guān)注效率效益的經(jīng)濟謀劃和功利思維向多維統籌發(fā)展的協(xié)調協(xié)同思維轉變。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工程科技與人類(lèi)生存息息相關(guān)”“工程科技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會(huì )催發(fā)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的深刻變革,都會(huì )推動(dòng)人類(lèi)文明邁向新的更高的臺階”。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重要論述,為我們正確把握工程思維提供了根本遵循。不同于科學(xué)思維,工程思維一方面要基于理論理性關(guān)注“是什么”的問(wèn)題(包括工程本體論、工程知識論考察),另一方面要更加關(guān)注“干什么”“怎么干”和“應該如何干”的工程全過(guò)程的實(shí)踐理性問(wèn)題,這就需要突出“工程診斷”“工程評估”“工程方法論”“工程戰略”和“工程策略”思維以及工程倫理規范問(wèn)題,進(jìn)而考察工程范式。因為,工程實(shí)踐不僅涉及工程思維,而且離不開(kāi)工程行動(dòng)。最重要的是,工程思維與工程范式具有內在一致性。畢竟,工程活動(dòng)是主觀(guān)見(jiàn)之于客觀(guān)的能動(dòng)實(shí)踐。正是由于工程思維所決定的工程觀(guān)不同,人類(lèi)經(jīng)歷了前現代的工程、現代工程,并正在走向數智化的后工業(yè)或后現代的新工程范式。因此,迫切需要從新工程思維探進(jìn)到新工程范式。

  新工程思維主導下的新工程范式:工程生態(tài)范式

  隨著(zhù)新工程思維——工程生態(tài)思維的確立,必然引起工程觀(guān)的變革與工程范式的轉換。也只有確立起“工程生態(tài)思維”,才能真正把工程看作一個(gè)自組織與他組織、競爭與合作共存的有機復雜系統和生命體,強化“集成”“協(xié)同”之于工程實(shí)踐的方法論意義,改變過(guò)去重技術(shù)輕人文、重點(diǎn)抓“硬實(shí)力”建設而忽視文化“軟實(shí)力”建設的做法。正如“互聯(lián)網(wǎng)+”理念具有拓展思維與工作路向的作用,新工程思維要求在“工程+”的概念框架下,基于工程并用工程眼光看待一切工程元素或要素,將其放置到工程系統總體和整個(gè)生命周期中加以考察和把握。這無(wú)疑有助于協(xié)同工程系統內的相關(guān)因素(包括內在因素與外在因素、技術(shù)的因素與非技術(shù)因素),高效整合集成人、財、物、信息等資源,使工程活動(dòng)對社會(huì )、公眾與環(huán)境負責任。

  工程哲學(xué)應自覺(jué)將新工程思維下的工程范式理論加以闡發(fā)。可以說(shuō),新的工程生態(tài)思維為新工程范式——工程生態(tài)范式的構建創(chuàng )造了必要條件。工程生態(tài)范式恰恰是廣義生態(tài)概念或生態(tài)思維下考察工程的工程生態(tài)思維方式及其所引發(fā)的工程行動(dòng)方式與工程戰略策略方式等。它不僅有上述的理論基礎,而且是數智化時(shí)代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實(shí)踐需要,有助于促進(jìn)從工程大國向工程強國轉變。不同于傳統工程思維下的工程范式,基于工程生態(tài)思維的工程生態(tài)范式對工程活動(dòng)有以下要求:

  立足系統論、有機論、整體論的立場(chǎng)。這是工程生態(tài)范式所堅守的根本立場(chǎng),就是把工程系統視為一個(gè)有機的整體的開(kāi)放的系統。不僅工程系統各要素之間相互關(guān)聯(lián)、相互影響,而且系統與環(huán)境相互作用,進(jìn)行物質(zhì)變換、信息與能量轉換、活動(dòng)互換、主客體與主體間的交互作用等。從而,確保工程系統既是自組織(自律)的又是他組織(他律)的。

  堅持總體、協(xié)同與共生的觀(guān)點(diǎn)。這是由系統論、有機論和整體論立場(chǎng)所決定的工程生態(tài)范式的核心觀(guān)點(diǎn)。有助于建立良性的工程運行機制、工作秩序和組織文化的生態(tài)系統,調動(dòng)一切積極因素,既尊重物之物性,也張揚人性和人文精神。

  依循過(guò)程、關(guān)系與辯證的思維方式。這是工程生態(tài)范式的根本思維方式,既與系統論、有機論、整體論立場(chǎng)相匹配,又與總體、協(xié)同與共生的觀(guān)點(diǎn)相一致。就是將工程的每一環(huán)節的地位和作用放置到整個(gè)工程實(shí)踐過(guò)程及全工程生命周期來(lái)看待,有效整合工程系統各要素、各生產(chǎn)與工藝環(huán)節以及工程系統與外部環(huán)境之間的各種復雜關(guān)系,堅持主體性原則與客體性原則的辯證統一,處理好工程實(shí)踐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價(jià)值與真理、自由與必然的辯證關(guān)系。

  保有至真至善至美的工程信念。追求真善美的統一是工程生態(tài)范式的重要信念。當代新工程范式下的工程共同體在工程實(shí)踐過(guò)程中應把至真至善至美作為新工程人、技藝型新匠人的工程理想與信念,自覺(jué)“按照美的規律來(lái)構造”,在參天盡物的生產(chǎn)與勞作中,既“成物”亦“成己”。

  融合科學(xué)家精神與工匠精神的要求。這種要求是由“至真至善至美”的工程信念決定的,它要求在工程活動(dòng)中大力弘揚融合科學(xué)家精神、工匠精神中的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團結協(xié)作、敢為人先等優(yōu)秀品質(zhì)。同時(shí),還要把科學(xué)家精神和工匠精神視為工程倫理的靈魂,不斷提升工程實(shí)踐主體的科學(xué)素質(zhì)和工程素質(zhì)。

  兼顧效率效益與利他的價(jià)值及倫理規范。這是工程生態(tài)范式的價(jià)值選擇與倫理規范。傳統工程范式主導下的工程片面強調效率效益,引發(fā)了工程異化、技術(shù)異化、勞動(dòng)異化以及環(huán)境污染等問(wèn)題;而新的工程生態(tài)范式下的工程活動(dòng)將會(huì )兼顧工程的效率效益與他者利益,并從效率效益優(yōu)先原則轉向倫理優(yōu)先原則,崇尚負責任的工程,在工程建造的過(guò)程中保護好自然生態(tài)環(huán)境,注重社區生態(tài)改善、安全與文化建設以及利益平衡,協(xié)調好人與自然、人與人的關(guān)系。

  (作者:張秀華,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政法大學(xué)教授)

(編輯:張金菊)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