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化視野>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

朱熹精神品格的價(jià)值意蘊

時(shí)間:2023年12月06日 來(lái)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品端
0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福建武夷山市朱熹園考察時(shí)強調:“我們要特別重視挖掘中華五千年文明中的精華,把弘揚優(yōu)秀傳統文化同馬克思主義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結合起來(lái),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中華文明歷史悠久,在漫漫歷史長(cháng)河中,涌現了老子、孔子、莊子、孟子、朱熹等一大批思想大家,留下了浩如煙海的文化遺產(chǎn)。朱熹是儒學(xué)集大成者,宋代著(zhù)名理學(xué)家,其思想對后世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加強對朱熹的精神品格的研究整理,有助于我們更好賡續中華文脈,充分激發(fā)全民族文化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活力。

  “自強不息”的精神。《易傳》講“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它表現出中華民族奮斗拼搏、勇往直前的精神。在中國歷史上,它激勵著(zhù)一代代中國人,成為奮發(fā)有為的精神力量。朱熹是“自強不息”精神的踐行者。在治學(xué)上,他身體力行“自強不息”的精神,如對“四書(shū)”的詮釋?zhuān)馁M了他后半生大部分的心血和精力。他說(shuō):“君子之學(xué),不為則已,為則必要其成,故常百倍其功。”也正是這種“自強不息”的治學(xué)精神,使朱熹成為理學(xué)的集大成者。

  朱熹在《論語(yǔ)集注》中說(shuō):“蓋學(xué)者自強不息,則積少成多;中道而止,則前功盡棄;其止其往,皆在我而不在人也。”“四書(shū)”對朱熹來(lái)說(shuō),是一種精神客體。“其止其往,皆在我而不在人”是就人的主體性而言,這種主體性,是指人同客體互相作用表現出來(lái)的能動(dòng)性、創(chuàng )造性,是人主動(dòng)進(jìn)取、積極有為的內在潛力。

  朱熹“自強不息”的精神,不僅體現在治學(xué)上,而且表現在對待人生態(tài)度上。他講人格,主張“人要有骨氣”,在橫逆面前要“硬著(zhù)脊梁,無(wú)所屈撓”,敢于斗爭。朱熹是這樣說(shuō)的,也是這樣做的。如南宋時(shí)期的慶元黨禁,禁毀理學(xué),朱熹受到迫害。在這樣的形勢下,朱熹仍然講學(xué)不輟,學(xué)術(shù)研究不斷,臨去世前三天,還在修改《大學(xué)》“誠意”章,真正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這種進(jìn)取不撓、頑強拼搏的行為背后,是一種“自強不息”的精神。

  朱熹“自強不息”的治學(xué)精神和人生態(tài)度,激勵了后來(lái)眾多的學(xué)者。他們胸懷大志,在治學(xué)之路上秉承朱熹“其止其往,皆在我而不在人”的奮斗精神,產(chǎn)出了許多熠熠生輝的鴻篇巨制,為中華文明的發(fā)展作出了諸多貢獻。

  “兼容并包”的胸襟。朱熹的“兼容并包”,在于解決人生的指導思想問(wèn)題。只有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儒家思想才能真正成為整個(gè)社會(huì )生活的指導思想,才能真正深入人心,為多數人所接受。朱熹的學(xué)說(shuō),從重“五經(jīng)”轉向重“四書(shū)”,充分說(shuō)明他的著(zhù)眼點(diǎn)已經(jīng)集中到道德修養和指導人生的方面。在秦漢時(shí)期,以董仲舒為代表的公羊學(xué),把主要注意力放在政治指導思想的解決上,卻沒(méi)有注意到一般百姓的道德修養問(wèn)題,故其學(xué)說(shuō)難以成為百姓日用之學(xué)。

  朱熹的兼容并包,具有鮮明的創(chuàng )新精神。他對儒家的“四書(shū)”的闡釋?zhuān)性S多新認識、新觀(guān)點(diǎn),達到了當時(shí)理論思維的最高水平。正如錢(qián)穆在《朱子新學(xué)案》中所說(shuō):“自有朱子,而后孔子以下之儒學(xué),乃重獲新生機,發(fā)揮新精神。”陳榮捷也說(shuō):“學(xué)者每謂朱熹集理學(xué)之大成,其實(shí)朱子多多創(chuàng )新,乃完成理學(xué)。”

  朱子理學(xué)的兼容并包精神,深刻影響著(zhù)宋代以后中國文化的各方面,在中西文化、哲學(xué)融合發(fā)展的今天,仍有其重要的現實(shí)意義。

  “自我批判”的意識。自我批判在先秦儒學(xué)中就已出現,秦漢時(shí)期得到進(jìn)一步發(fā)展。當時(shí)經(jīng)學(xué)內部展開(kāi)的古文與今文之爭,就展現了一種自我批判精神。這種自我批判,經(jīng)王充、張衡、荀悅等人的發(fā)展,成為一種傳統。朱熹繼承了這一傳統,并把它貫穿在理學(xué)思想體系的建構中。如他對釋、老的批判,并通過(guò)批判創(chuàng )新建構了以儒學(xué)為主體、吸納釋老之精華,又有別于釋、老的新儒學(xué)(即理學(xué))。

  就哲學(xué)而言,它批判的本質(zhì),在于不斷超越已有理論。朱子理學(xué)是通過(guò)自我批判形成的。如他把張載學(xué)說(shuō)中的“氣”,由“生物之本”改造為“生物之具”;他繼承二程學(xué)說(shuō),又超越二程學(xué)說(shuō),把程顥、程頤理學(xué)思想中的不同傾向統一起來(lái),并融入自己的思想體系中。從某種意義上說(shuō),這就超越了張載和二程。

  朱熹還特別重視批判方法,注重理性主義的分析。他說(shuō):“學(xué)問(wèn)須嚴密理會(huì ),銖分毫析。”在朱熹看來(lái),思辨工夫主要在于分析,他用吃果子來(lái)比喻,認為吃果子先要去其皮殼,再食其肉,還要把里面核子也咬破,才算到“極至處”。這也就是朱熹常對門(mén)生所說(shuō)的,不能只“理會(huì )得個(gè)皮膚便休”,要步步深入,見(jiàn)其“所當然而不容己者”,還要進(jìn)一步“求其所以然者何故”,直到“表里精粗,無(wú)所不盡”為止。所以,朱熹“嚴密理會(huì ),銖分毫析”的分析方法,把儒學(xué)的思辨性推進(jìn)了一大步。

  朱熹的自我批判精神,為后學(xué)開(kāi)展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造活動(dòng),不斷超越已有理論、返本開(kāi)新提供了有益的啟示。

  “重視人生”的態(tài)度。人們重視人生,從先秦就開(kāi)始了。荀子說(shuō):“善言天者必有征于人。”這說(shuō)明荀子注重思考人與自然的統一問(wèn)題。但對人與自然如何統一,用什么方法去統一,他沒(méi)有進(jìn)行更多說(shuō)明。朱熹是極為重視人生的思想家之一。他對于“人”的問(wèn)題,主要討論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關(guān)系,以及人在宇宙間的地位和作用等。朱熹認為,道德行為的積累,是使人與自然界統一起來(lái)的一種方法。在他看來(lái),道德行為積累到一定的程度,量變轉化為質(zhì)變,人與自然達到和諧統一,“天人合一”便隨之實(shí)現。

  儒家認為,在仁者的精神境界中,天地萬(wàn)物同為一體,一切人、物都是這個(gè)宇宙大家庭的平等成員。這種仁者,是儒家所追求的理想人格。朱熹就是通過(guò)發(fā)揮儒家的仁學(xué),來(lái)達到人與自然界的和諧統一,使早期儒家的“仁學(xué)”上升為“生的哲學(xué)”。朱熹用“生的哲學(xué)”來(lái)拓展仁學(xué),深化愛(ài)的內涵,突出了生命的價(jià)值和意義。他還用“生的哲學(xué)”把人道與天道貫通,將人道之仁擴展為天道之仁,把早期儒家仁的倫理思想大大提升了。

  朱熹認為,達到仁者精神境界的人,就能得到“至樂(lè )”。而這種“至樂(lè )”的獲得,不像佛教所說(shuō),到“彼岸”中去尋找,它就在我們這個(gè)現實(shí)的世界,即“此岸”中。所以,朱熹特別強調在平常生活中,不斷積累道德行為,不斷去除非道德行為,以達到“直與天地萬(wàn)物上下同流,各得其所之妙,隱然自見(jiàn)于言外”的精神境界。這種精神境界就是理學(xué)家們所尋求的所謂“孔顏樂(lè )處”。

  在這里,朱熹不僅告訴我們怎樣把人與自然界統一起來(lái)的方法,而且向我們指出了實(shí)現仁者精神境界的出發(fā)點(diǎn)和必由之路。

  (作者:張品端,系福建省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武夷學(xué)院朱子學(xué)研究中心首席專(zhuān)家)

(編輯:張金菊)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