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評論>聚焦

古風(fēng)歌曲應努力傳承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

時(shí)間:2023年01月06日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報》 作者:祝海濤
0

  古風(fēng)歌曲創(chuàng )作的火熱現狀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傳統文化的保護和傳承意識得到加強,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影響力日益加深,“以洋為尊”“以洋為美”的現象在社會(huì )上得到根本性扭轉。期間,涌現出一大批以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為題材、體裁的文藝作品和節目,從《唐宮夜宴》的火爆,到舞蹈《只此青綠》《千里江山圖》的“出圈”,從動(dòng)畫(huà)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熱映,到央視大型詩(shī)詞文化音樂(lè )節目《經(jīng)典詠流傳》的流行,文藝界刮起一股“國潮風(fēng)”。這些文藝作品和節目,帶領(lǐng)觀(guān)眾領(lǐng)略古典文化之美,展示了優(yōu)秀傳統文化在當代的深層價(jià)值,一經(jīng)推出便廣受歡迎。

  作為一名音樂(lè )從業(yè)者,看到一大批具有中華民族審美風(fēng)格的優(yōu)秀歌曲廣泛傳播開(kāi)來(lái),頗感到欣喜,這些作品大多歌詞有古風(fēng)古意、多用一些典故或者歷史故事,曲調唯美。縱觀(guān)當下的古風(fēng)歌曲創(chuàng )作,主要有三種方式,一是古詞新唱,對古詩(shī)詞進(jìn)行重新編曲,如《經(jīng)典詠流傳》中的大多數作品都是采取這種方式,再如歌曲《知否知否》《月滿(mǎn)西樓》等。二是從古詩(shī)詞、典故中提取意象進(jìn)行創(chuàng )作,如較早的歌曲《濤聲依舊》。三是古曲新彈,對古典韻律進(jìn)行重新編配或填詞,如經(jīng)典名曲《漁舟唱晚》。

  古風(fēng)歌曲與古典文化之美

  古典文化之美,美在其意境。“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王國維在《人間詞話(huà)》開(kāi)篇寫(xiě)道。中國美學(xué)把情景交融作為意境或境界的基本要求。“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wàn)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fēng)不度玉門(mén)關(guān)。”詩(shī)的前半部分寫(xiě)景營(yíng)造意象,描寫(xiě)西北邊地廣漠壯闊的風(fēng)光,后兩句借物抒情,突出了戍邊士卒的荒涼境遇。好的古風(fēng)歌曲,善于營(yíng)造意境美,體現出中華民族審美特點(diǎn),如網(wǎng)絡(luò )流行歌曲《聲聲慢》,把江南秀美景色刻畫(huà)得淋漓盡致,普通話(huà)版、粵語(yǔ)版、吳語(yǔ)版,都各具特點(diǎn),豐富的畫(huà)面感、細致的唱腔,引人入勝。古典文化之美,美在其理趣和思想。“沉舟側畔千帆過(guò),病樹(shù)前頭萬(wàn)木春”“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古典文化富有理趣之美,表達含蓄雋永的哲理和健康向上的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是中華文明之博大精深的重要載體。一首好的古風(fēng)歌曲,或給人以正能量,傳達積極的人生觀(guān),如李玉剛演唱的歌曲《赤伶》通過(guò)“位卑不敢忘憂(yōu)國,哪怕無(wú)人知我”這樣的唱詞,傳頌“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ài)國情懷;或導人以充滿(mǎn)歷史感的思與情,引起思想、情感層面的共鳴,如歌曲《虞兮嘆》,一首歌唱盡了項羽可歌可嘆的傳奇人生。歌曲所要表達的思想內涵,應當是古風(fēng)歌曲創(chuàng )作的最根本落腳點(diǎn)。

  古風(fēng)歌曲要追求“神似”,要擁抱新技術(shù)

  但我們也不無(wú)遺憾地看到,許多打著(zhù)“國潮”“古風(fēng)”幌子的歌曲大行其道,這些歌曲歌詞“不文不白” 、唱法“不古不今”,通篇不知所云,毫無(wú)意境美、哲理美,詞不達意、邏輯不通,憑著(zhù)“戲腔”“煙嗓”等扭怩作態(tài)的唱腔嘩眾取寵。一些媒體的推波助瀾,更是助長(cháng)了這類(lèi)歌曲的野蠻生長(cháng),甚至引起許多中小學(xué)生競相模仿翻唱。如果任由這種情況發(fā)展,年少一代將與中華文化的美感和核心內涵失去聯(lián)系,遑論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還有些所謂的古風(fēng)歌曲,諸如“霸王收起劍,別姬也已走遠”,對歷史和典故完全曲解,鬧出一個(gè)個(gè)笑話(huà)。

  凡此種種,根源在于對中華傳統文化核心內涵的不了解和曲解,以及創(chuàng )作者的逐利化心態(tài)。古風(fēng)歌曲應當承擔起傳承弘揚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職責。古風(fēng)歌曲創(chuàng )作者要練就過(guò)硬的思想功、文學(xué)功,創(chuàng )作不僅要追求“形似”,更要突出作品的“神似”。同時(shí),我們的時(shí)代也發(fā)生著(zhù)深刻變化,各種新興媒體和技術(shù)的出現,必然引起藝術(shù)作品傳播方式的巨大變革,這就要求我們對待傳統文化的傳承發(fā)展,必須主動(dòng)擁抱新技術(shù),不論是藝術(shù)形式還是傳播方式,都應當隨著(zhù)受眾接受方式和思維方式的變化而相應變化。但不論如何變化,古風(fēng)歌曲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華文明的職責使命不能背離,作品追求藝術(shù)美感和精神力量相統一的初衷不應改變。

(編輯:王麗)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