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評論>銳評

什么樣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改編能成功?勝出的仍是新意

時(shí)間:2023年01月05日 來(lái)源:文匯報 作者:李瑋
0

  當下,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仍然是影視劇改編的重要源頭。僅以2022年整年上架播出并較有影響的約50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改編劇為例可以看出,相較于往年,2022年的網(wǎng)改劇的題材更加豐富,設定也更多元。雖然改編劇類(lèi)型繁多,改編成敗也不能隨意歸因,但如果在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原創(chuàng )內容的發(fā)展脈絡(luò )上審度,得失仍有跡可循。當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影視轉化產(chǎn)業(yè)鏈愈加成熟時(shí),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升級迭代也更深入地影響到網(wǎng)改劇的面貌。

  過(guò)去一年網(wǎng)文改編劇最亮眼的作品,當屬《開(kāi)端》,改編自祈禱君在晉江文學(xué)城連載的同名小說(shuō)。它把“時(shí)間循環(huán)”引入到日常生活場(chǎng)景中,采用近年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流行的“虛擬人生”的設定方式,將其與故事巧妙結合,從懸念、解密到拯救,整體敘事絲絲入扣,在數據和口碑兩方面均獲得成功,被認為是繼《慶余年》后網(wǎng)改劇的又一“開(kāi)端”。之后播出的改編自緣何故同名小說(shuō)的《反轉人生》和改編自長(cháng)洱同名小說(shuō)的《天才基本法》亦屬同類(lèi)。《反轉人生》和《天才基本法》都是近年來(lái)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領(lǐng)域體量不大但熱度頗高的作品,前者讓男女主互換身體,后者采用平行時(shí)空,僅設定本身就使改編自帶熱度。

  高概念,新設定之外,此類(lèi)網(wǎng)文書(shū)寫(xiě)現實(shí)的深度也值得關(guān)注,而影視改編較成功的作品,往往能夠保留原著(zhù)中的現實(shí)關(guān)懷和思考深度。如果《開(kāi)端》僅僅是類(lèi)似拯救公交車(chē)的“游戲”,它的精彩必會(huì )大打折扣。改編沒(méi)有回避原著(zhù)中關(guān)注的失獨、網(wǎng)暴、猥褻等社會(huì )問(wèn)題,也保留了“探案”串聯(lián)起的各個(gè)小人物的故事,由此意義更加豐富。但《反轉人生》把貧富差別的社會(huì )問(wèn)題簡(jiǎn)化為一個(gè)搞笑的故事,《天才基本法》也忽略了原著(zhù)對“天才的單維性”“奧數意義”“改變的主體”等問(wèn)題的繼續追蹤,于是,兩部劇缺少了本可以有的縱深感。

  從類(lèi)型而言,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改編劇中成扎堆之勢的仍是現代言情劇,可以說(shuō)貫穿了整個(gè)2022年,在網(wǎng)文改編劇類(lèi)型中占一半以上。去除言情的油膩套路,還原感情的生活質(zhì)感,并增加職場(chǎng)線(xiàn)、親情線(xiàn)是其中較為成功者給出的啟示。

  改編自葉斐然同名小說(shuō)的《才不要和老板談戀愛(ài)》,對原著(zhù)的改變可謂大刀闊斧,核心要義就是“去形衍魂”,保留著(zhù)核心理念與線(xiàn)索情節,同時(shí)進(jìn)行了一場(chǎng)更加集中化、戲劇性、細節性的出色處理。原著(zhù)是一個(gè)較為簡(jiǎn)單的甜寵結構,影視劇在保留原著(zhù)的時(shí)空邏輯、男女主的感情線(xiàn)的基礎上,自己增添了親情線(xiàn)、成長(cháng)線(xiàn)和職業(yè)線(xiàn),并且刪除了一系列常處在崩人設邊緣的曖昧場(chǎng)景,讓情節內容的現實(shí)性更強,擦除了無(wú)關(guān)緊要的贅筆,并去除了女配的低級心機設定和男配的扁平化標簽。改編自柏林石匠《寫(xiě)給醫生的報告》的《余生,請多指教》,亦是這樣一部去油去膩的甜寵劇。在日常職業(yè)和生活中展開(kāi)劇情,繞開(kāi)浮夸,去除沒(méi)必要的誤會(huì ),男二女二的捉弄也不過(guò)分,《余生》給甜寵劇適當做減法,又加以職場(chǎng)線(xiàn)和親情線(xiàn)做中和,由此不招黑不拉垮,甜而不膩。與此同時(shí),現代言情劇的職場(chǎng)線(xiàn)受到重視后,職場(chǎng)設定開(kāi)始具體化,涉及不同的領(lǐng)域,《才不要》討論法律條款問(wèn)題,改編自紅九同名小說(shuō)的《請叫我總監》體現投資理念,改編自Twen t i ne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作品《打火機與公主裙》的《點(diǎn)燃我,溫暖你》則講述編程創(chuàng )業(yè)。當然,這些職場(chǎng)設定仍然不夠專(zhuān)業(yè),劇作對職場(chǎng)的理解仍停留在內斗的基礎上,沒(méi)能深入探討各類(lèi)專(zhuān)業(yè)性問(wèn)題。

  網(wǎng)文改編的古偶劇較之前一年成績(jì)有所提高。同樣改編自晉江資深作者九鷺?lè )窍愕淖髌罚杜c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原著(zhù)為《馭鮫記》)和《蒼蘭訣》故事結構皆較為精巧,仙俠設定圍繞核心矛盾展開(kāi),沖突集中不枝蔓,人設討喜,人物的轉變過(guò)渡也比較自然。特別是兩部仙俠的元素都有創(chuàng )新。《馭鮫記》開(kāi)篇女強男弱,反向人設是近來(lái)網(wǎng)文寫(xiě)作中比較受歡迎的做法。《蒼蘭訣》則運用了“互換身體”具有熱度的設計,在反差人設間制造誤會(huì ),在既有古偶甜虐設計的基礎上增加了輕松搞笑的戲劇性。這兩部仙俠劇的成功固然有九鷺?lè )窍鉏P加持的因素,但小結構與新元素亦是重要原因。以寫(xiě)“宅斗文”聞名的關(guān)心則亂的小說(shuō)《星漢燦爛,幸甚至哉》被改編為《星漢燦爛·月升滄海》,雖然制作精良,演員演技也皆可圈可點(diǎn),但顯然宅斗劇的勢能正在減少,較之此前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也顯遜色。另一部同是趙露思主演的《且試天下》,改編自?xún)A泠月的同名小說(shuō),是大女主題材。男女主雙商皆在線(xiàn),旗鼓相當,且有沖突。該劇改編和制作也在水平線(xiàn)上,但以權斗、謀劃為主線(xiàn)的大女主劇重復率亦有些高。

  過(guò)去一年,古偶改編劇的“黑馬”當屬《卿卿日常》。其原著(zhù)是晉江作者多木木多的代表作《清穿日常》,作為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熱度并不高,整體構思也較為平淡。但影視劇改動(dòng)非常大,重新嵌套世界觀(guān),將時(shí)間線(xiàn)上的價(jià)值觀(guān)區別做成空間上的地域性問(wèn)題。這部劇甚至沒(méi)能設定主要的核心矛盾,雖然說(shuō)有“女主助攻,男主上位”的設置,但敘事經(jīng)常偏離該主題。與其說(shuō)這是一部權謀劇,不如說(shuō)是一部概念劇。設定主打“反套路輕喜劇”,反復宣揚“姐妹團建,男人走開(kāi)”的概念,所以每一位女性人物都被充分地敘述,她們的理想、愿景也被足夠照顧。全劇幾乎不存在女性為難女性的情節,而是讓“娘子軍”與陳規陋習斗爭,以“北川改變選聘兒媳為選拔女官”為結局。

  懸疑劇中屬于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改編的只有一部《消失的孩子》。該劇改編自豆瓣閱讀作者貝客邦的《海葵》,最為精彩之處在于敘述的方式。這也延續了其原著(zhù)小說(shuō)的特質(zhì):多人物視點(diǎn)與多重時(shí)空的交疊和錯落。雖然改編劇因鏡頭過(guò)于晃動(dòng),敘事過(guò)于細碎被批評,但這仍然可以被視為豆瓣閱讀懸疑文改編的一個(gè)好的開(kāi)始。豆瓣閱讀懸疑文的異軍突起是近年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發(fā)展的重要現象,諸多作品的影視版權相繼被出售,可以預想接下來(lái)幾年懸疑劇將集中出現,豆閱的作品質(zhì)量也將成為改編質(zhì)量的基礎和保證。

  過(guò)去一年,曾經(jīng)老牌熱門(mén)IP作者都有作品被改編上架。《今生有你》改編自“言情天后”匪我思存的《愛(ài)你是最好的時(shí)光》,《鏡·雙城》改編自新武俠代表作家滄月的同名小說(shuō)。兩部小說(shuō)都吸粉無(wú)數,但影視改編的熱度不高,這與虐文和武俠的整體衰落亦有關(guān)。《大江大河》和《都挺好》的作者阿耐亦有兩部小說(shuō)《相逢時(shí)節》和《不得往生》被改編為《落花時(shí)節》和《風(fēng)吹半夏》播出,其中《風(fēng)吹半夏》以“鋼鐵女主”的人設,敘述改革開(kāi)放過(guò)程中資本興起的功與過(guò),罪與罰。雖然作品是2005年的老文,但無(wú)論是人設還是題材,在當下都頗有熱度。當純文學(xué)和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諸多作家都在重述改革開(kāi)放時(shí),《風(fēng)吹半夏》的播出不僅吹了一股年代復古風(fēng),也為2022年度的網(wǎng)文改編畫(huà)上了濃墨重彩的句號。隨后無(wú)論是《浮圖緣》還是《墨白》,都未能收獲足夠的話(huà)題度。

  網(wǎng)改劇一直緊跟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發(fā)展潮流。從最初的《甄嬛傳》《瑯琊榜》《花千骨》到《慶余年》《贅婿》《大江大河》等,宮斗、宅斗,權謀、仙俠,或是現實(shí)題材,優(yōu)秀的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為影視不僅提供了完整成熟的好故事,也助推著(zhù)影視劇想象力的前行。2021年,以權斗加言情為主線(xiàn)的大女主文式微,女頻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開(kāi)始大量出現職業(yè)線(xiàn),古代言情中順理成章地盛行起“仵作文”。敏銳的制片方抓住少談戀愛(ài)專(zhuān)心事業(yè)的仵作文潮流,便有了當年的小成本爆款劇《御賜小仵作》。2022年較為成功的小制作爆款劇《開(kāi)端》《卿卿日常》等亦是跟上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原創(chuàng )內容創(chuàng )新的潮流。相較于已然過(guò)時(shí)的數據,或是想當然的“流行”,抓住原創(chuàng )內容的迭代升級是制作成功的網(wǎng)文改編劇的關(guān)鍵。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

(編輯:王麗)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