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評論>銳評

聚焦數字時(shí)代的評論創(chuàng )新與影視藝術(shù)發(fā)展

時(shí)間:2023年01月11日 來(lái)源:《中國藝術(shù)報》 作者:張成
0

2022·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電影電視評論周

聚焦數字時(shí)代的評論創(chuàng )新與影視藝術(shù)發(fā)展

  2022·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電影電視評論周日前在京召開(kāi)。本次評論周聚焦“中國影視評論的創(chuàng )新與發(fā)展”“藝術(shù)與科技共振:數字技術(shù)時(shí)代的電影·美術(shù)及其未來(lái)發(fā)展”“新時(shí)代電視藝術(shù)的發(fā)展與創(chuàng )新:理論·實(shí)踐·傳播”三個(gè)主題展開(kāi)討論。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院長(cháng)、黨委副書(shū)記周慶富表示,本次評論周目的在于及時(shí)跟進(jìn)國家文化發(fā)展戰略的實(shí)施,研究中國影視的新問(wèn)題,提出新對策,探討新理論,特別是推進(jìn)影視評論的新發(fā)展。

  影視評論的新課題、新標準與新體系

  在開(kāi)幕式環(huán)節,與會(huì )的專(zhuān)家就當下影視評論的總體媒介特點(diǎn),主流社會(huì )要求與基本目標等話(huà)題達成一致。北京電影學(xué)院黨委副書(shū)記、副校長(cháng)胡智鋒說(shuō),“人人都是評論家”成為一種現實(shí),這是評論隊伍的變化;批評話(huà)語(yǔ)的多樣化,過(guò)去嚴謹、理性、規范的批評話(huà)語(yǔ)表達方式延伸為當前像彈幕這樣碎片化、自由化、個(gè)性化的表現方式,這使得影視評論話(huà)語(yǔ)的格局更趨多元化。中國文藝評論家協(xié)會(huì )副主席、秘書(shū)長(cháng)、中國文聯(lián)文藝評論中心主任徐粵春倡議,立足中國影視實(shí)踐,構建中國影視理論,回答中國影視問(wèn)題。影視理論評論工作者要具有問(wèn)題意識,堅持問(wèn)題導向,努力回答新時(shí)代新征程影視之問(wèn)。中國電影評論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饒曙光則提出,要構建歷史的、美學(xué)的、藝術(shù)的、人民的影視評價(jià)體系。該環(huán)節由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副院長(cháng)、中國文化研究所所長(cháng)喻靜主持。

  在嘉賓主題發(fā)言環(huán)節,章柏青、張頤武、王一川、張衛、鐘大豐、丁亞平、周星等專(zhuān)家更為具象地提出,影視評論的專(zhuān)業(yè)深度、廣度、銳度、溫度來(lái)源于歷史視角、全球視野、開(kāi)放的心態(tài)、獨立地位、針砭現實(shí)的勇氣,學(xué)術(shù)影評與新媒體影評雙軌并行,堅守客觀(guān)立場(chǎng),在大局觀(guān)中保持評論的藝術(shù)個(gè)性和審美特點(diǎn)。

  電影美術(shù)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

  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電影電視研究所所長(cháng)趙衛防表示,中國電影美術(shù)在延續中國傳統美術(shù)的基礎上進(jìn)行著(zhù)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特別是在電影美術(shù)從理論到實(shí)踐層面發(fā)生著(zhù)變革的當下,中國電影美術(shù)營(yíng)造出了符合當代電影藝術(shù)發(fā)展和不同代際觀(guān)眾訴求的觀(guān)賞效果,出現了像霍廷霄、曹久平、張叔平等新一代的電影美術(shù)大師。中國影協(xié)副主席尹力對霍廷霄提出的“大美術(shù)”概念深表認同,他指出,在區塊鏈、數字化、元宇宙、虛擬拍攝、第三代互聯(lián)網(wǎng)等這些新的概念下,數字時(shí)代電影的樣貌和對電影美術(shù)的定義都發(fā)生變化。“大美術(shù)”概念正是對電影工業(yè)和創(chuàng )作中對原有電影美術(shù)的定義的升級和超越。

  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電影電視研究所副所長(cháng)孫承健說(shuō),在一些項目和技術(shù)指標上,比如虛擬空間設計與虛擬攝影機的調度運用等層面,國內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水平已經(jīng)達到或接近國際較先進(jìn)的水準,這在《刺殺小說(shuō)家》 《獨行月球》等影片中都有所體現。但是,我們也必須清醒認識到差距。數字視覺(jué)技術(shù)已經(jīng)有四十多年的發(fā)展歷程。在此過(guò)程中,運動(dòng)捕捉技術(shù)成功地將運動(dòng)數據賦予了數字角色;卷積神經(jīng)網(wǎng)絡(luò )、生成式對抗網(wǎng)絡(luò )等深度學(xué)習算法,能夠模擬人腦神經(jīng)元的工作方式,有效地驅動(dòng)數字角色的行為、控制數字角色的表情甚至是微表情的變化;虛擬攝影機可以超越各種物理限制,在虛擬空間中自由地穿梭、運動(dòng);現場(chǎng)監視器內得以實(shí)時(shí)地呈現最終合成的影像畫(huà)面;毋庸置疑的是,數字視覺(jué)技術(shù),已然將當代電影推進(jìn)至一個(gè)新的歷史發(fā)展時(shí)期。孫承健呼吁,當下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已經(jīng)在電影本體觀(guān)念層面,產(chǎn)生了重要影響,這種影響已經(jīng)深入攝影、美術(shù)、音效、剪輯等各個(gè)領(lǐng)域,因此電影創(chuàng )作者,無(wú)論是導演、編劇、剪輯、美術(shù)等等,都需要對此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和認知。

  新時(shí)代電視藝術(shù)的新升級

  互聯(lián)網(wǎng)技術(shù)的發(fā)展從關(guān)鍵技術(shù)、生產(chǎn)、傳播等各個(gè)方面對傳統廣播電視行業(yè)和藝術(shù)的發(fā)展以極大地賦能,廣播電視和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面臨著(zhù)前所未有的內容變革與藝術(shù)創(chuàng )新。全行業(yè)在導正文化方向、拓展藝術(shù)形態(tài)、呼應時(shí)代精神、聚焦重大社會(huì )議題、緊跟媒介技術(shù)發(fā)展與傳播變化中取得了豐碩成果。電視劇、網(wǎng)絡(luò )劇、電視紀錄片、綜藝節目等涌現出了許多精品力作,這些作品在增強文化底蘊、實(shí)現中華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弘揚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方面發(fā)揮了重要的作用,顯示出中國電視藝術(shù)走向內涵式發(fā)展的自覺(jué)意識,其中,主旋律電視劇主流化、文化類(lèi)節目破圈傳播、紀錄片晉升為主流審美等現象,全方位地提升了中國電視藝術(shù)的社會(huì )影響力和國際傳播力。對此,“新時(shí)代電視藝術(shù)的發(fā)展與創(chuàng )新:理論·實(shí)踐·傳播”包括“電視理論·新時(shí)代中國電視理論的發(fā)展與創(chuàng )新”和“劇集生產(chǎn)·中國電視劇的現實(shí)主義創(chuàng )作生態(tài)”兩部分。

  與會(huì )專(zhuān)家認為,在“互聯(lián)網(wǎng)+”背景下,影視藝術(shù)和網(wǎng)絡(luò )短視頻的服務(wù)目的是人,應當凸顯人性美,而不是技術(shù)崇拜之下的炫技和獵奇。當影視界探討“中國式現代化”時(shí),實(shí)則是“中國式”和“現代化”兩種形態(tài)相互注解、創(chuàng )造新境界的過(guò)程,這對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具有新的貢獻價(jià)值。媒介研究和中國電視理論研究自我設限的狀態(tài)應該被屏蔽,應對實(shí)踐、歷史過(guò)程加以認真研究,這將在媒介融合背景下對電視媒介身份和社會(huì )關(guān)系的研究帶來(lái)一定啟示。電視理論研究應該是動(dòng)態(tài)的、開(kāi)放的,研究過(guò)程中保持開(kāi)闊的學(xué)術(shù)視野和深入實(shí)踐的學(xué)術(shù)定力。 

(編輯:包夢(mèng)暄)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