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文藝評論>銳評

“腳底板演員”,靠什么在青年網(wǎng)友中站穩了

時(shí)間:2022年12月28日 來(lái)源:中國文藝網(wǎng) 作者:張鈺童
0
  12月17日晚,喜劇類(lèi)綜藝節目《一年一度喜劇大賽2》總決賽落下帷幕,由張維伊、左凌峰、劉同三人組成的“某某某”組合奪得“年度喜劇小隊”第一名。
  在網(wǎng)絡(luò )上世界杯賽事新聞鋪天蓋地的日子里,“某某某”和他們的決賽作品《再見(jiàn)老張》殺出重圍,登上微博熱搜,獲得許多藝人的推薦稱(chēng)贊。這個(gè)作品的“后勁”之大,以至于很多網(wǎng)友至今還沒(méi)能走出它所營(yíng)造的情緒。
  下一個(gè)《你好,李煥英》?
  能在一部素描喜劇作品里做到讓觀(guān)眾笑中帶淚并不簡(jiǎn)單。
  《再見(jiàn)老張》表演結束時(shí),節目組委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黃渤起立鼓掌,李誕感嘆稱(chēng)這是一個(gè)完美的“冠軍”作品,許多網(wǎng)友推測這個(gè)節目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gè)《你好,李煥英》。
  究竟是一部什么樣的喜劇作品,能受到包括人民網(wǎng)在內的多家官方媒體的贊譽(yù),成為今年獻給父親最好的散文詩(shī)?

《再見(jiàn)老張》劇照
  《再見(jiàn)老張》中,張維伊向天使劉同許愿成功,父親如愿附身于好友左凌峰,重返人間參加兒子的婚禮。在老張停留在人間最后的十分鐘里,張維伊想盡辦法給婚禮彩排開(kāi)了“倍速”,實(shí)現了讓父親看見(jiàn)自己婚禮的愿望。
  節目超越了簡(jiǎn)單的煽情模式,用真誠打動(dòng)觀(guān)眾,自然而然地推動(dòng)情節發(fā)展,帶動(dòng)觀(guān)眾情緒。同時(shí),情感的彰顯絲毫沒(méi)有影響到故事的喜劇性,笑點(diǎn)密集,并且每個(gè)角色都有自己鮮明的人物性格,每個(gè)細節都值得一品再品。
  節目的臺詞也同樣令觀(guān)眾記憶深刻,尤其是父親問(wèn)兒子的幾個(gè)問(wèn)題,一張口,觀(guān)眾便潸然淚下。
“你現在覺(jué)得自己快樂(lè )嗎?”
“嗯。”
“算得上幸福吧?”
“身體還健康嗎?”
“還有什么遺憾嗎?”
“沒(méi)有了。”
“那我也就沒(méi)有遺憾了。”
  沒(méi)有任何華麗的辭藻,只是一個(gè)普通的父親,對兒子最真切的關(guān)心:你幸福、健康、快樂(lè ),我就沒(méi)什么遺憾了。
  11月29日,《一年一度喜劇大賽2》總決賽錄制,《再見(jiàn)老張》壓軸登臺。觀(guān)眾笑得很大聲,掌聲也很熱烈。謝幕的時(shí)候,張維伊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一直掉眼淚。這是他獻給父親的作品。

張維伊抖音作品截圖
  “《再見(jiàn)老張》,換一個(gè)角度去看,讓它能夠和你心中的那份遺憾做個(gè)和解,或者讓心中情緒得以釋放,這就是喜劇。”左凌峰這樣解釋這個(gè)作品。
  從《排練瘋云》《遇人不贖》《軍師戀盟》到《再見(jiàn)老張》,觀(guān)眾總能被“某某某”組合作品里的真誠所打動(dòng)。他們的每一個(gè)包袱都扎扎實(shí)實(shí)地埋在人物關(guān)系和情境里,無(wú)論是多么腦洞大開(kāi)的情節設定,作品最終都能回到情感的母題。
  這是“某某某”三個(gè)人一直堅持的創(chuàng )作邏輯。
  “我們肯定還是要做有情感的、能跟大家共情的東西。人類(lèi)的情感是最寶貴的,無(wú)論是100個(gè)人還是10個(gè)人,只要有人能在我們的作品里看到自己,有一些感觸,笑一笑也好,感覺(jué)到治愈也好,我覺(jué)得這就是我們的成功吧!”張維伊說(shuō)。
  “不再是不知名的某某某”
  “某某某”,人如其名,是喜劇圈的無(wú)名之輩,也是千千萬(wàn)萬(wàn)演員中的某某某。來(lái)參加比賽,三個(gè)人的想法很簡(jiǎn)單:要被更多人看見(jiàn)。

“某某某”組合的張維伊(左)、左凌峰(中)、劉同(右)三人
  年過(guò)三十的他們,雖然面對喜劇是“小學(xué)生”,三人十幾年的舞臺劇基本功卻讓他們游刃有余。這一次,他們帶著(zhù)“抓住青春的尾巴,盡情燃燒一把”的初心來(lái)到這個(gè)舞臺。隨著(zhù)七場(chǎng)表演一一結束,觀(guān)眾看到的是他們一以貫之的扎實(shí)人物、情緒以及對現實(shí)議題的捕捉。
  有觀(guān)眾曾稱(chēng)贊“某某某”的走位和調度極其舒適,這種優(yōu)勢就源于他們多年的劇場(chǎng)經(jīng)驗。話(huà)劇舞臺和喜劇舞臺雖然不同,但有一點(diǎn)是共通的,那就是從真實(shí)的、細碎的生活中汲取養分,越是能引發(fā)觀(guān)眾共情的東西,越容易成功。先共情——這是他們擅長(cháng)的——再好笑。
  現在再來(lái)回顧那些被觀(guān)眾大呼過(guò)癮的作品,都是立足于現實(shí)的土壤,在生活元素的澆灌下生根發(fā)芽的。他們曾在采訪(fǎng)中表示,“做喜劇不能在象牙塔中俯瞰眾生,否則很容易陷入自己的表達中。觀(guān)察生活,享受生活,才更容易積攢素材,傳遞快樂(lè )。”
劉同(左一)、張維伊(中)參演話(huà)劇劇照
  “某某某”把對自己的調侃埋在了作品的臺詞里——“就做個(gè)不知名的某某某”。
  如今,綜藝已經(jīng)落幕。捧回第一名的獎杯,“某某某”反而壓力倍增。在他們眼里,“一切都只是開(kāi)始而已。”
  左凌峰說(shuō):“這個(gè)壓力更多在于,我們能不能繼續輸出好作品,就是那根弦兒不能松懈。也不是說(shuō)‘喜劇大賽’結束了就輕松了,不是。我們的演藝生涯還在繼續,接下來(lái)還要時(shí)刻繃住這根弦兒。”
  綜藝熱度總會(huì )散去,未來(lái)的路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這一點(diǎn)“某某某”比任何人都清楚。

左凌峰(中)參演話(huà)劇劇照
  來(lái)喜劇大賽之前,左凌峰經(jīng)歷了一段特別迷茫的時(shí)期。他演話(huà)劇十年了,想去尋求更好的機會(huì )和更大的舞臺,但一無(wú)方法二無(wú)門(mén)路。“這個(gè)行業(yè)很奇怪,人家不知道你是誰(shuí),你就拿不到這個(gè)機會(huì ),但是你不給我機會(huì ),我怎么告訴你我是誰(shuí)?”左凌峰沒(méi)有放棄演員這條路。這次被張維伊推著(zhù)來(lái)到喜劇大賽,老師對他說(shuō),“也該到你了”。“我也沒(méi)有細想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能得到什么,那就踏踏實(shí)實(shí)做好自己的事情,該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左凌峰說(shuō)。

閆佩倫
  決賽后的頒獎禮上,獲獎選手閆佩倫將“沒(méi)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作為自己的獲獎感言。是的,在這個(gè)舞臺,每個(gè)人都能從臺下,走到臺上射燈的交會(huì )處,然后被觀(guān)眾們看見(jiàn)。正如組委會(huì )給“某某某”組合頒發(fā)“年度喜劇小隊TOP 1”獎項時(shí)的評語(yǔ):
  “你們是名副其實(shí)的舞臺強者,每一個(gè)作品都不斷向我們展示著(zhù)什么是專(zhuān)業(yè),什么是人物,什么是十年磨一劍。愛(ài)與堅持是你們永恒的主題,你們對舞臺永遠敬畏,對真人秀鏡頭永遠敬而遠之。你們不再是不知名的某某某,愿你們繼續和有情人做歡喜事。”
  “腳底板演員”的勝利
  劉同曾稱(chēng)“某某某”組合的三人是“腳底板演員”,即比腰部演員更底層的演員。他們身上有著(zhù)太多戲劇演員的共同點(diǎn),他們勤奮、努力、默默無(wú)聞,卻又有著(zhù)各自的閃光點(diǎn)。他們的背后,是在后疫情時(shí)代拼命尋求突圍的每一個(gè)普通人的故事。
  好演員終究會(huì )被看到,也需要一個(gè)被看到的機會(huì )。
  綜藝節目的舞臺便是他們的機會(huì )。這個(gè)舞臺帶著(zhù)自己滿(mǎn)滿(mǎn)的誠意,不斷發(fā)掘和培養活躍在基層的文藝工作者,為一個(gè)個(gè)小演員、小創(chuàng )作者提供土壤,用自由創(chuàng )作的環(huán)境給予作品養分,并以真誠、包容的態(tài)度面對每一位懷揣夢(mèng)想的年輕人,讓每一個(gè)立足于此的演員能夠擁有充分展示自我的空間。與此同時(shí),這些青年表演力量也為舞臺注入了新銳的文藝能量,為文藝行業(yè)注入了新鮮活力。

微博截圖
  面對青年網(wǎng)友,演員和創(chuàng )作者們動(dòng)用年輕人所熟知的各種文化元素,去講述他們所關(guān)心的任何話(huà)題,讓作品與觀(guān)眾情感共振。用最接地氣的取材,鮮活呈現當代生活那些困窘、感動(dòng)的時(shí)刻,再通過(guò)演員全情投入的演繹,讓每一個(gè)觀(guān)眾感同身受、沉浸其中。從一開(kāi)始的笑出眼淚到最后的感動(dòng)落淚,觀(guān)眾在映照自身、找到同類(lèi)的同時(shí),感受到了被尊重在意。
  好的演員、好的創(chuàng )作者,需要被看到,所以需要導演們的慧眼。但他們之間除了慧眼,還需要橋梁。而綜藝節目,就成了這座橋梁。節目的舞臺打通了行業(yè)和演員中間的那堵墻,也許那墻太大,最終只能留下幾道口子,但口子里也會(huì )透出光。等一切都結束后,舞臺留下的就不只是喜劇,還有充滿(mǎn)張力的蓬勃行業(yè)。
  表演指導、話(huà)劇演員、影視演員、編劇、短視頻博主等不同行業(yè)、背景的選手都能參與到綜藝節目中。他們是小演員、小創(chuàng )作者,但這種寂寂無(wú)聞卻又無(wú)處不在的“小”,被放在了一束光照射之下時(shí),卻能綻放出靚麗的色彩。這,就是“腳底板演員”的勝利。
(編輯:賈巖)
會(huì )員服務(w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