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nsgjl.com/sitemap.xml
首頁(yè)>話(huà)題專(zhuān)題

把科技賦能轉化為藝術(shù)豐盈(堅持“兩創(chuàng )”·關(guān)注新時(shí)代文藝·聚焦文化新業(yè)態(tài))

時(shí)間:2024年06月11日 來(lái)源:《人民日報》 作者:

   近期,通過(guò)人工智能大模型賦能影像創(chuàng )作,多部AI短片陸續面世,受到各界關(guān)注。作為一項重要技術(shù),人工智能大模型推動(dòng)影視行業(yè)從膠片成像、數字成像進(jìn)入算法成像時(shí)代,大幅提升影像生產(chǎn)效能。很多讀者想了解,新技術(shù)具體怎樣改變影像制作流程,將給影視行業(yè)帶來(lái)怎樣的變革,“投進(jìn)一部小說(shuō),還你一部電影”的愿景會(huì )實(shí)現嗎?我們約請一線(xiàn)創(chuàng )作者和研究者撰文,分享創(chuàng )作體會(huì )和前沿觀(guān)察。

  ——編  者

人的創(chuàng )造力依然至關(guān)重要

彭  寬

  近一段時(shí)間,借助人工智能生成的百萬(wàn)字長(cháng)篇小說(shuō)、近90分鐘時(shí)長(cháng)的電影先后面世,前者創(chuàng )作生成僅用時(shí)一個(gè)半月,后者憑借50人的團隊只花費3個(gè)月時(shí)間。人工智能賦能藝術(shù)生產(chǎn),在單體作品規模上取得新突破,在降本增效上釋放新潛力,展示出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在文藝領(lǐng)域的新動(dòng)能和新優(yōu)勢。

  人工智能是互聯(lián)網(wǎng)和數字科技加速發(fā)展過(guò)程中出現的集成性技術(shù)。從文生文、文生圖到文生視頻,人工智能與藝術(shù)正在碰撞出越來(lái)越多的可能。在人工智能助力下,人民日報社推出的短片《江山如此多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推出的系列動(dòng)畫(huà)片《千秋詩(shī)頌》等受到好評,清華大學(xué)團隊推出的科幻小說(shuō)《機憶之地》參評文學(xué)獎項并獲獎,中國文藝網(wǎng)推出的國寶文物擬人化形象“中華器靈”引發(fā)關(guān)注……人工智能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可謂話(huà)題不斷、熱點(diǎn)頻出。這背后是眾多平臺加速開(kāi)發(fā)生成式人工智能應用的熱潮,智能工具如雨后春筍般接連涌現。在人工智能推動(dòng)下,用戶(hù)生產(chǎn)機制疊加人機協(xié)同的生產(chǎn)模式,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前景令人充滿(mǎn)期待。

  人工智能已經(jīng)成為豐富文藝表達的新介質(zhì)、新工具,而將新技術(shù)的介質(zhì)屬性充分轉化為新興文藝形態(tài)的審美屬性,則需要一個(gè)復雜的過(guò)程。我們知道,互聯(lián)網(wǎng)和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催生了網(wǎng)絡(luò )文藝?;ヂ?lián)網(wǎng)自身的交互、沉浸、虛擬等技術(shù)特征,也隨之遷移轉化,影響著(zhù)網(wǎng)絡(luò )文藝的審美表征。一方面,要將新技術(shù)的優(yōu)勢通過(guò)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渲染和強化出來(lái);另一方面,又要將新技術(shù)吸收和融合進(jìn)審美特性中,以藝術(shù)的顯性取代技術(shù)的顯性,最終達到新興文藝形態(tài)的穩定和成熟。今天,人工智能的加速發(fā)展和有力介入,讓技術(shù)特征再次凸顯,必然觸發(fā)新一輪“技”“藝”融合過(guò)程。

  當下,人們對人工智能創(chuàng )作產(chǎn)品的認識和接受,普遍還停留在技術(shù)體驗的新奇性上。這說(shuō)明人工智能的技術(shù)特征在藝術(shù)生產(chǎn)中還處于顯性地位,產(chǎn)品的審美特性還沒(méi)有充分發(fā)育形成。一些人工智能生成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還存在敘述或跳躍或冗余、情感描寫(xiě)較為生硬、人物形象和故事設計套路化等問(wèn)題,在閱讀體驗和情感代入上都有不足。一些人工智能設計的藝術(shù)形象,風(fēng)格較單一,識別度與美感都不夠,暴露出受語(yǔ)料和算法限制的短板。

  新技術(shù)的介質(zhì)特征并不會(huì )自動(dòng)轉化為新興文藝形態(tài)的審美質(zhì)感。這依賴(lài)人的充分介入,依賴(lài)人將機器不具備的生命體驗、生活經(jīng)驗、情感感知、精神能量和審美想象持續融入。一位網(wǎng)友感慨地說(shuō),他用5分鐘時(shí)間讓人工智能生成了一個(gè)設計作品,卻花了5個(gè)小時(shí)才去掉作品中的“AI味”。技術(shù)特征向審美質(zhì)感的轉化之難,可見(jiàn)一斑?!肚镌?shī)頌》節目團隊在海量國畫(huà)、古詩(shī)詞語(yǔ)料基礎上,進(jìn)行了大量人機溝通,經(jīng)歷無(wú)數次藝術(shù)語(yǔ)言與代碼語(yǔ)言的碰撞,才使作品呈現出工筆、水墨等中國審美風(fēng)格。人工智能的涌現不可能取代人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中的主體地位。技術(shù)是人的延伸,藝術(shù)由人來(lái)定義,其轉化融合必然通過(guò)人來(lái)完成。

  有人工智能科學(xué)家形象地把相關(guān)軟件比喻為“畫(huà)家的新畫(huà)布”。從必須掌握一定的藝術(shù)技巧才能揮毫潑墨,到只需給出個(gè)人的藝術(shù)創(chuàng )意即可“指令生成”,我們應當認清,人在運用新“畫(huà)布”的過(guò)程中,讓渡給機器的是什么,從機器那里換回的又是什么。人工智能通過(guò)進(jìn)一步剝離“技”“藝”分工以提升效率,人則必須努力克服技術(shù)在追求效率過(guò)程中帶來(lái)的問(wèn)題,讓技術(shù)始終為內容服務(wù),回歸“技”“藝”融合。

  人工智能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越是只需要“指令”和“語(yǔ)料”,使用人工智能的人就越需要把生活的豐富內涵、精神的拓展升華融入其中,保持藝術(shù)與生活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保持藝術(shù)與人的根本性關(guān)聯(lián)。唯其如此,科技賦能才能最大程度轉化為藝術(shù)的豐盈,帶給人類(lèi)以精神的充盈。

 ?。ㄗ髡邽橹袊穆?lián)網(wǎng)絡(luò )文藝傳播中心副主任)

人工智能再造視聽(tīng)內容創(chuàng )作流程

沈  陽(yáng)

  “所思即所見(jiàn),所見(jiàn)即所想”,將心中所想直接轉化為眼前可見(jiàn)的內容是人類(lèi)孜孜以求的夢(mèng)想。作為AI微短劇《中國神話(huà)》創(chuàng )作者,我們融合文生文、文生圖、文生音樂(lè )和文生視頻等人工智能技術(shù),實(shí)現了從創(chuàng )意構思到視聽(tīng)呈現的人工智能全流程再造,探索人類(lèi)與機器智能合作的新模式。

  智能化策劃,讓人工智能成為創(chuàng )意策劃的“智囊團”。故事策劃是視聽(tīng)內容創(chuàng )作的首要環(huán)節,傳統編劇的靈感往往受限于個(gè)人閱歷和知識結構,而大語(yǔ)言模型因為學(xué)習了萬(wàn)億數量級的文字內容,相比于個(gè)體創(chuàng )作者,對古今中外的“人情世故”更為了解,有推理能力的人工智能還會(huì )組合創(chuàng )新,因而成為故事腳本撰寫(xiě)的好幫手。利用人工智能工具,可以高效完成劇本方案、人物設定、作品世界觀(guān)架構等工作。以《中國神話(huà)》的創(chuàng )作為例,創(chuàng )作團隊利用智能應用對中國古代神話(huà)資料進(jìn)行智能檢索、關(guān)聯(lián)分析,快速梳理出角色譜系、情節脈絡(luò )等關(guān)鍵信息,在此基礎上生成數十個(gè)走向的故事候選方案,分集故事框架的搭建過(guò)程僅需20分鐘,前期策劃的人力投入減少70%左右。事實(shí)上,在清華大學(xué)團隊近期創(chuàng )作的200余條AI視頻中,人工智能輔助生成的選題方案已涵蓋文史、科技、美食、旅行、教育等多個(gè)垂直領(lǐng)域,人工智能幫助策劃者快速獲取靈感、系統化拓展思路,為視聽(tīng)內容策劃與制作的“想什么”賦能。

  自動(dòng)化生產(chǎn),用人工智能豐富“怎么拍”的路徑。在影視畫(huà)面制作階段,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引入帶來(lái)流程再造。我們采用文生圖、文生視頻技術(shù),通過(guò)輸入文字指令讓人工智能自動(dòng)生成相應風(fēng)格的圖片素材與視頻素材,極大簡(jiǎn)化了視覺(jué)創(chuàng )意從構思到呈現的流程。這其中的關(guān)鍵技術(shù)在于將自然語(yǔ)言文本與視覺(jué)內容建立精準映射,利用大規模多模態(tài)預訓練模型,實(shí)現圖片和視頻內容的智能生成。這一技術(shù)打破了傳統動(dòng)畫(huà)影視制作中分鏡繪制、三維建模、動(dòng)作捕捉等環(huán)節對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的高度依賴(lài),把傳統視聽(tīng)創(chuàng )作對“心—目—手”的高要求轉換為“心—目—言”的新要求,實(shí)現了從文字腳本到視覺(jué)畫(huà)面的直接轉化,使影視創(chuàng )意的呈現更加高效靈活。這是視聽(tīng)內容創(chuàng )作的一次重大范式轉變。由于語(yǔ)料豐富,人工智能可以快捷制作出包括寫(xiě)實(shí)、抽象等在內的近130種不同藝術(shù)風(fēng)格的影像內容,拓展了視覺(jué)創(chuàng )意的可能性,為視聽(tīng)內容創(chuàng )作提供更多靈感。

  智能配音和剪輯,以人工智能替代大量基礎性工作。音樂(lè )是視聽(tīng)作品的情感載體,對渲染氣氛、引發(fā)共鳴起著(zhù)關(guān)鍵作用。我們調用人工智能工具,對短劇的故事情節、畫(huà)面節奏、情緒基調進(jìn)行分析并提取關(guān)鍵信息點(diǎn);再將文本信息輸入音樂(lè )模型,使其實(shí)時(shí)輸出與影片風(fēng)格、情感氛圍相匹配的音樂(lè )素材;最后再通過(guò)人工優(yōu)選與整合潤色,配制出風(fēng)格一致、節奏流暢的影片配樂(lè )。文生音樂(lè )的創(chuàng )作模式實(shí)現了人工作曲到智能生成的轉變,大幅提升了創(chuàng )作效率,降低了生產(chǎn)成本。

  配音是視聽(tīng)作品的重要組成,對角色塑造、情感表達都起到不容忽視的作用。人工智能語(yǔ)音合成技術(shù)可自動(dòng)匹配對白語(yǔ)氣,再現角色的音色特點(diǎn)與情感狀態(tài)?;谏疃葘W(xué)習的人工智能配音系統還可捕捉真人配音的韻律特點(diǎn)與情感變化,生成更加接近真人的配音效果。目前,我們利用人工智能技術(shù),可實(shí)現配音流程的全自動(dòng)化。

  后期制作向來(lái)是影視制作中耗時(shí)耗力的環(huán)節,我們在視頻剪輯時(shí)采用智能鏡頭分類(lèi)、自動(dòng)拆條、片段標引、智能字幕、一鍵調色等方法,可讓人工智能“剪刀手”代勞80%的粗剪工作。6分鐘時(shí)長(cháng)的影片粗剪僅需20分鐘,是傳統手工剪輯速度的5倍。整個(gè)視頻全部交付的綜合人力時(shí)間成本是傳統制作流程的1/16左右。在人工智能代勞大量基礎性工作后,人類(lèi)創(chuàng )作者能夠將更多精力投入對作品的宏觀(guān)調度與藝術(shù)把控上,并對內容進(jìn)行選擇和優(yōu)化。

  整體而言,人工智能技術(shù)將成為提升視聽(tīng)內容生產(chǎn)力的重要工具,人工智能與人類(lèi)智慧的交織融合正在重塑視聽(tīng)藝術(shù)的邊界。未來(lái),合成視頻、對話(huà)和交互式視頻、無(wú)編輯視頻、跨風(fēng)格視頻等新類(lèi)型內容,將極大豐富視聽(tīng)產(chǎn)品的品類(lèi)和形態(tài),提升內容的個(gè)性化水平,提高內容制作的實(shí)時(shí)性。同時(shí),新的創(chuàng )作生產(chǎn)方式也對創(chuàng )作者的角色定位和知識結構提出了新的要求,審美和想象力將變得更加重要。當然,人工智能也會(huì )犯錯,輸出無(wú)中生有的內容,帶來(lái)穿幫鏡頭等問(wèn)題,隨著(zhù)技術(shù)的發(fā)展,這些問(wèn)題將逐步得到解決。

  當人工智能技術(shù)進(jìn)一步成熟之后,視聽(tīng)內容創(chuàng )作效率將提升百倍千倍。人類(lèi)提供一個(gè)初始想法,人工智能就能創(chuàng )作出一部中短篇小說(shuō),根據這部小說(shuō)又能創(chuàng )作出一部影片,整個(gè)過(guò)程也許只需要數分鐘即可完成,這種前所未有的視聽(tīng)創(chuàng )作的夢(mèng)幻場(chǎng)景,有很大概率在不久的將來(lái)實(shí)現。屆時(shí),只要輸入創(chuàng )作訴求甚至輸出腦電波,人們就可進(jìn)行多模態(tài)優(yōu)質(zhì)內容創(chuàng )作,在人工智能協(xié)助下實(shí)現藝術(shù)表達?!吨袊裨?huà)》等作品只是一個(gè)起點(diǎn),人工智能賦能文藝創(chuàng )作的更多可能性,正等待著(zhù)我們去探索和實(shí)現。

 ?。ㄗ髡邽榍迦A大學(xué)新聞與傳播學(xué)院教授)

(編輯:蘇銳)
會(huì )員服務(wù)